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轰出】给你一颗小心心

  1.
  “早上好,轰同学。”
  “早安,轰同学。”
  轰焦冻刚刚踏进教室,就遇到了丽日御茶子和饭田天哉的齐声问好,他猛地回过神来,看见两人满面笑容地看着他。
  “啊,早上好,丽日,饭田……”
  轰焦冻说着,快步走向自己的座位。
  “轰同学今天有些古怪啊。”丽日御茶子转过头对饭田天哉说。
  “可能他还不太习惯吧。”身为班长的饭田天哉露出一个体谅的微笑,“毕竟我们之前都不太熟。”
  “也是啊。”丽日御茶子点了点头,“不过他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去找小久吧?”
  绿谷出久坐在座位上,正在往自己的英雄笔记上记载着什么,听见轰焦冻的声音,他条件反射地抬起头,等着对方重复在雄英体育祭后每天都要做的一件事——和他问好。绿谷出久一开始以为对方是在试图和自己交朋友,但是每当他想要和轰焦冻表示友好的时候,轰焦冻又会立刻退避三舍。
  轰同学原来还是个害羞的人啊,真有趣。绿谷开心地想。
  所以今天轰焦冻没有来和他打招呼,让他有些在意。也许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吧,毕竟轰同学家里的情况那么特殊,我是应该去安慰他一下,还是让他一个人静静呢?啊但是我和轰同学也不是很熟,贸然走过去会不会有些唐突啊……
  正在绿谷出久陷入了纠结的时候,上课铃响了。
  嘛,下课再说吧。
  2.
  轰焦冻有些不安。
  他抬头看了一眼,相泽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周围的同学都在认真听讲,没人在注意他这边。
  于是他打开了从进入教室开始就一直抓在手里的一个小包。
  一个小小的人慢慢地探出头来,呼吸了几口空气,鼓着脸表达了对一直待在封闭空间里的不满。
  他有着和轰焦冻一模一样的外表,只是尺寸只有一个掌中玩偶那么大,小小的轰焦冻环顾了一下四周,判断出现在是认真听讲的时间,于是顺着校服爬上了轰焦冻的衣领,钻进了他的外套里,只露出一个头,一脸严肃地看着相泽消太。
  要说小轰焦冻的来源……在路上被刚刚觉醒了个性的孩子误伤这种事,对于轰焦冻来说还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既然没有受伤,轰焦冻也不打算和一个四岁的孩子纠缠,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安全起见,他还是带走了小轰焦冻。
  然后他很快就发现,小轰焦冻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完完全全是他的复制品,甚至可以使用他的个性,可以当做打火机和冰块制造机使用……问题在于,小轰焦冻不像轰焦冻那样面无表情,相反,他乐于展现自己的,也就是轰焦冻的心理。
  轰焦冻回想起当他带着小轰焦冻出现在轰炎司面前,而小轰焦冻用力地扭过了头,看都不看他一眼的时候,场面真是十分尴尬。
  比起这个,轰焦冻发现有一件更加十万火急的事情。
  他暗恋绿谷出久这件事,不就要曝光了吗?
  在他沉思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小轰焦冻已经消失了。
  3.
  绿谷出久正在认真听课。
  当他低下头来准备记笔记的时候,不由地吓了一跳。
  他的桌上站着一个小人,和轰焦冻一模一样的小人。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绿谷出久往旁边撇了一眼,确认轰焦冻本尊还坐在座位上。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
  他身边的同学转过头来,关心地问道:“绿谷君,你怎么了?”
  “没事,眼睛有点不舒服。”绿谷出久赶紧回答。对方接受了他的说辞,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相泽老师身上。
  当绿谷出久重新看向他的课桌的时候,小轰焦冻默默地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殷勤地把笔递给绿谷出久,并且用一脸绝对不会出现在轰焦冻脸上的“快表扬我”的期待的神情望着他。
  他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4.
  轰焦冻虽然仍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岿然不动地挺着身体,内心却在经历一次高空蹦极。
  一开始发现小轰焦冻消失的时候,他吓了一跳,毕竟对方是从他这里衍生出来的,也许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当他发现小轰焦冻正坐在绿谷出久的桌子上,双手捧脸,专注并且充满爱意地看着对方的时候,他差点要从椅子上跳起来,第一时把他抢过来。
  就在这时,绿谷出久低下了头。
  轰焦冻连忙移开视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但他的余光却在随时关注着绿谷出久。
  绿谷好像以为他出现了幻觉……
  小轰焦冻在给绿谷出久递笔……
  他爬到绿谷出久的领子里了,我都没有摸过这不公平……
  他迅速把最后一种想法赶出了脑内。
  等到下课了就跟绿谷解释一下然后把小轰焦冻领回来吧。轰焦冻想。
  5.
  这是绿谷出久听的最心不在焉的一节课。
  从小轰焦冻扒上了他的袖口,咕咚一声钻了进去,在他身体四处游走,最后从领口钻了出来开始。
  他藏的位置很隐蔽,除了讲台上的相泽老师之外没有人能看得到,而一旦相泽老师把目光投向他这边,小轰焦冻就会把头缩回去,迅速滑到他的腿上,过一会儿再慢慢悠悠地爬上来。
  有点像在做按摩的感觉,他应该庆幸他今天穿了两件衣服吗?
  下课铃一响,绿谷出久就松了一口气,他站起来,想第一时间跑到没人的地方把小轰焦冻拎出来。
  这时,他看见轰焦冻朝他走了过来。
  如果让轰焦冻知道自己产生了一个和他有关的幻觉,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啊……还是隐瞒过去吧。
  “轰同学,啊……”他本想尽量正常地和对方打招呼,谁知小轰焦冻正好一脚踩到了他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让绿谷出久倒抽了一口冷气。
  轰焦冻向他投来关切的目光。
  “不,没什么。”绿谷出久迅速装作把本子扫下了课桌,在弯腰的时候把小轰焦冻从自己的裤子上拎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进了课桌,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在旁人看来自己只是手在空中抽搐吧,虽然也很奇怪就是了……绿谷出久心想。
  “轰同学有什么事吗?”做完这一切,绿谷出久若无其事地问。
  轰焦冻眼睁睁地看着小轰焦冻以一个头朝前的姿势撞在了抽屉内壁,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
  6.
  “绿谷,其实……”他正准备告诉对方这并不是他的幻觉,就看见小轰焦冻从抽屉里跑了出来,以一个倒勾的帅气姿势翻上了课桌,然后朝绿谷出久比了一个爱心。
  绿谷出久目瞪口呆地看着课桌,甚至忘记了在他身边“看不见”的轰焦冻。
  小轰焦冻做了一个百米冲刺的姿势,双脚一蹬,跳上了绿谷出久的肩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绿谷出久僵硬地伸出手,啪的一下拍在自己脸上,把小轰焦冻给拍了下去。
  然后他慢慢地回过头来,艰难地说:“啊,刚才好像有只蚊子在盯我,轰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轰焦冻快速地回答,快速地转过身,以饭田天哉的姿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算了,还是让绿谷以为这是幻觉好了。
  
  
  
  下面我们来采访一下轰焦冻同学,请问轰同学,被自己的小人抢走了绿谷出久的初吻(脸)是什么感受呢?
  轰焦冻:我要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失费。

评论(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