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安雷安/嘉瑞嘉】一次友好的恋爱咨询

*架空设定,嘉雷安瑞互相不认识,在酒吧偶遇的故事
*ooc预警
*攻受无差,有一点点帕佩和雷祖
*人生总有那么几天要打点鸡血=  =
  
  
“唉。”嘉德罗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今天心情很不好,跟格瑞约战又一次被拒绝了,固定头发的发胶用完了,跑到酒吧来喝闷酒,服务员只肯给他提供牛奶。他想找个人倾诉,又不能跟雷德和蒙特祖玛说。

“唉。”从他身边传来一声同样沉重的叹息。

雷狮今天心情很不好,跟安迷修约战又没打死他,船的汽油烧完了,跑到酒吧来喝闷酒,结果忘记带钱了,服务员只肯给他一杯白开水。他想找个人倾诉,又不能跟卡米尔,佩利或者帕洛斯说。

嘉德罗斯有点惊奇地转过头来,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外套,戴着头巾的人忧愁地摇晃着他手中的玻璃杯。

“你在叹什么气?”他难得被勾起了一点兴趣,屈尊纡贵地凑过去。

“我觉得我喜欢的人好像不太喜欢我。”雷狮抿了一口白开水。

“真巧,我也是。”嘉德罗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知音,“他对其他人都很好,就是不搭理我。”

“是吗,你也是这样吗?”雷狮看了他一眼,感同身受地说,“他明明平时表现得那么绅士,但就是对我板着张脸。”

“你跟他相处得怎么样?”嘉德罗斯主动碰了碰雷狮的杯子。

“不太好,我们一见面就要打起来。”雷狮皱着眉。

“你还算好的了,他都不肯跟我打。”嘉德罗斯回想着格瑞一脸冷漠的神情,“我只好追着他跟他打。”

“他特别看不惯我的作风,我跟他大概水火不容。”

“他觉得我很幼稚,没法理解我的想法。”

“那你也很不容易啊。”雷狮拍了拍嘉德罗斯的肩膀,“我那位还特别有保护欲,每次看他保护别人我就特别不爽。”

“我的那个也是。”嘉德罗斯嘀咕着,“真不知道那个渣渣哪里好了。”

“更可恶的是我身边的人还一直在秀恩爱。”雷狮激动地一拍桌子,“不知道老子还单着吗?”

“我也是。”嘉德罗斯愤愤地说,“还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调情,真当我听不懂似的。”

“我们好像有很多共同之处。”雷狮惊讶地打量着他,“真是凑巧。”

“确实。”嘉德罗斯看着他,“你看上去很强,头巾也很有品味。”

“谢谢。”雷狮兴致盈然地说,“你的发型很帅,围巾也很拉风。”

他们互相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唉。”安迷修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今天心情很不好,大早上就跟雷狮打了一架,刚刚修好的武器又坏了,他想在酒吧喝喝酒找个人倾诉,却没有女士愿意搭理他。

“唉。”他身边传来一声重重的叹息。

格瑞今天心情很不好,嘉德罗斯又追着他和他打架,家里的牛奶喝完了,跑到酒吧想喝点闷酒,又有一堆女生围着他让他不得清闲。他想找个人倾诉,又不能和金说。

安迷修有点惊奇地转过头去,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外套,带着头巾的人忧愁地摇晃着他手中的玻璃杯。

“你还好吗?”他本着骑士精神,主动凑过去关心道。

“不太好。”格瑞无精打采地说,“我觉得我喜欢的人好像不太喜欢我。”

“真巧,我也是。”安迷修道,“真不知道他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架。”

“是啊,都不知道做点别的事情。”

“他肯定不喜欢我。”安迷修忧伤地抿了一口酒,“每次都组团来打我一个人。”

“每次我都要一个人对付他们好几个。”

“他经常干一些我看不惯的事,我真不知道我怎么会喜欢他的。”

“他老是做一些很幼稚的行为,跟小孩子似的。”

“我们好像有很多共同之处。”安迷修和他碰了碰杯子,“真是缘分。”

“谢谢。”格瑞说,“你真是一个好人。顺带一提,你的眼睛颜色很漂亮。”

“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安迷修感动地说,“你的衣服搭配很帅气,气质也很出众。”

他们互相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说起来,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

嘉德罗斯主动为雷狮买了酒,几杯下肚之后,雷狮略带着醉意问道。

“他是个很冷淡的人,但是特别强。”

“唔,我那位也是。”

“他很喜欢独来独往,但我倒是很乐意他不和别人混在一起。”

“真巧。” 雷狮又喝了一口,“谢谢你的酒。”

“不谢。”嘉德罗斯简短地回答,“他算是一个挺正直的人,不过也不傻。”

“那是当然。”

“他的发型很古怪,我打赌他每天要用掉一瓶发胶。”

“最多半瓶,我见过。”

嘉德罗斯停了下来,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真是有点太凑巧了。”

“是啊。”雷狮也警惕起来,“你喜欢的人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渣渣。”嘉德罗斯站起来,眯起了眼睛,手伸向背后的大罗神通棍。

“没事,我会逼你说出来的。”雷狮皮笑肉不笑地说,掂了掂一旁的雷神锤。
  

“你不觉得外面有点吵吗?”安迷修仔细地听了一会儿问道。

“是有点。”格瑞说,“好像是有人在打架。”

“出去看看吧。”安迷修有点担心,“说不定有人受伤了。”

他们一同走出了酒吧。

“恶党/嘉德罗斯!”

正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齐齐地转过头来。

“安迷修,你这傻逼怎么在这里?”

“格瑞,这个渣渣他缠着我不放!”

格瑞拔出烈斩,把嘉德罗斯拦了下来,安迷修一个飞踢,把雷狮踹到一边,用双剑挟持住了他。
  

“你在干吗?”安迷修从上方俯视雷狮。

“打架,你瞎了吗?”

“要打也不能在公共场合打。”

“安迷修,你很啰嗦哎,信不信老子明天就干掉你。”

“你试试看。”
  

“大晚上的打什么?回去了。”格瑞拉住嘉德罗斯的手往反方向走。

“格瑞,放开我,我要给这个渣渣一点颜色瞧瞧!”

“别吵。”

“格瑞,放开!不然我明天一早就来找你。”

“哦。”

“格瑞!”

“安静点。”

“我不……唔……不许捂我嘴,渣渣!”

评论(5)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