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嘉瑞嘉】他和他的龙

*嘉嘉龙x人类格瑞
*请原谅一个起名废orz
*九岁不玩养成简直天理难容

1.
这个世界是一个人与龙共存的世界。

龙的数量稀少,于是为了种族的繁盛和人缔结了契约,每个人成年后,都要去深山中龙的领地,领取属于自己的一条龙,在人的寿命终结之际,龙会带走他的最后一份生命力作为报酬,依靠这份报酬,龙才能和真正的龙一样强大而长寿。

格瑞在十八岁那年抱回了他的龙。

龙还没有孵化出来,是一颗金灿灿的龙蛋,圆滚滚,暖洋洋的,抱在手里格外舒服。

周围人议论纷纷,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龙蛋,所有人带回来的都是已经长大的龙。

有人说格瑞没有得到龙族的认可,蛋是偷回来的。

有人说这颗龙蛋是不祥之兆,会吸取主人的生命力。

流言碎语钻进他的耳朵里,却没钻进他的心里。

格瑞想这是他的龙,这样就足够了。

2.
嘉德罗斯出生的时候,原本阴沉沉的天空突然金光万丈。一束一束的光全都聚集在那颗龙蛋上,把它照得滚烫滚烫的。

格瑞有些紧张,他之前在书上读到过,龙会把睁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当做妈妈。

在那片金光中,龙蛋慢慢地化成了一个人类小孩的模样,光芒渐渐散去,小孩睁开那双金色的眼睛。他的瞳孔是细长的,和人类很不一样。

格瑞做好了被叫妈妈的准备。

小孩打量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渣渣。”

格瑞突然后悔没有早点把蛋扔掉。

3.
嘉德罗斯只长了九年就不再长大了。

但是他却和格瑞差不多高。

格瑞觉得这是赤裸裸的歧视。

嘉德罗斯很少变成龙形,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追着格瑞跑,一周有七天和格瑞黏在一起,一天有八个小时要和格瑞在一张床上睡觉。

格瑞想别人养龙养的是坐骑养的是保姆,只有他养的是大爷。

这位大爷半点事情都不干,等他老了死了还要收高利贷。

高付出,零回报,格瑞觉得自己快亏死了。

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每天睡觉的时候把嘉德罗斯抱紧点,就当自己买了一个抱枕。

还是亏死了。

4.
嘉德罗斯第一次长角的时候被自己吓到了。

有一天他起床后,突然发现自己戴不上头箍了。

他有点着急,这是格瑞送给他的头箍,他怕格瑞会生气。

生气了就不会让自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追着他跑,一周七天和他黏在一起,一天八个小时和他在一张床上睡觉。

于是嘉德罗斯躲在房间里,一天没去找格瑞,想尽办法想让长出来的角缩回去。

结果角没缩回去,第二天他背上还长出了翅膀。

第三天他身后有了一条尾巴。

第四天他一张嘴就能喷出一束火花。

第五天他只好跑去找格瑞,为自己戴不上头箍,还弄破了衣服和裤子的事情道歉。

结果格瑞对他说这是因为他成年了,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嘉德罗斯一高兴,烧焦了格瑞的一撮头发。

5.
嘉德罗斯在自己成年了这件事上高兴了好几天,突然意识到他并不知道什么叫做成年。

于是他去问格瑞他成年了没有。

格瑞说他早就成年了。

嘉德罗斯问他为什么没有犄角没有翅膀也没有尾巴。

格瑞说只有龙才有这些东西。

嘉德罗斯有些不高兴,他第一次意识到他和格瑞是不同的。

6.
他又问格瑞,如果他的外表没有任何变化,他怎么才能判断出自己已经成年了。

格瑞沉思了一会儿,发现他好像也说不太清楚。

于是他说,成年了就可以结婚生孩子了。

嘉德罗斯很是惊奇。

原来格瑞还会生孩子,格瑞真是太厉害了。

7.
于是嘉德罗斯开始思考格瑞怎么才能生孩子。

他以前有在街上看到过怀着孩子的人。

如果是格瑞,肚子里应该也能塞进去一个蛋。

但是他想象不出格瑞怎么把蛋给生出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人类生孩子。

他知道人类怎么把东西放到自己体内,只要塞进嘴巴里就行了。

难道格瑞要把手伸到嘴巴里,再把蛋掏出来?

于是嘉德罗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悄悄地试着用手去掏自己的喉咙。

他觉得难受得要命。

格瑞真是太不容易了。嘉德罗斯心想。

8.
格瑞今天不在家,他说有重要的事,穿着很正式的衣服出去了,把嘉德罗斯一个人留在家里。

嘉德罗斯觉得很无聊,没有格瑞呆在他身边让他感到不安。

格瑞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

嘉德罗斯问他为什么要哭,是不是有谁欺负他了。

格瑞说没有人欺负他,他只是去参加了一场葬礼。

嘉德罗斯问他什么是葬礼。

格瑞说葬礼就是一个人去世了,我们要让他的灵魂安息,让他升上天堂。

嘉德罗斯问什么叫做去世。

格瑞说去世就是睡着了,永远都不会醒过来。

嘉德罗斯问那和活着的时候睡觉有什么区别吗?

格瑞想了想,说,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不能再动了,也不能说话,看不见也听不见,对周围一无所知。

嘉德罗斯想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格瑞还能动还能说话,听得见也看得见,就算他睡着了格瑞也会陪着他,他觉得很安心。

但他想他绝对不想要格瑞哭,那会让他觉得心烦。

他对格瑞说,如果他睡着了,你一定不许哭。

格瑞看着他笑了笑,说,好,我不哭。

于是嘉德罗斯放心下来,又蹭到他身边。

他要把格瑞今天没有陪他的份都补回来。

9.
嘉德罗斯在格瑞身边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期间他明白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格瑞其实不会生孩子,比如说人类的孩子不会从蛋里生出来,他们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人类的样子了,比如说成年不止是意味着结婚生孩子,还可以亲吻、喝酒、抽烟,以及做一些羞羞的事,再比如说葬礼并不像格瑞说的那样就是为了让睡着的人的灵魂安息,也是为了让留下来的人能够尽情地缅怀,再好好地生活下去。

现在格瑞躺在床上,嘉德罗斯就站在他身边,他已经不是多年前嘉德罗斯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模样,就像每一个被时间侵蚀的人一样变成了一片皱巴巴的枯叶。

他站在这里是为了完成他们契约的最后一步,来带走格瑞的生命。

他想起自己还是一个蛋的时候感受过的体温,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个人错愕又无奈的表情,每一个他紧紧地抱着他的夜晚,他眼眶发红的样子,他们立下的约定。

他低下头,轻轻地亲吻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它们还如多年前一样美丽,看着他的时候流泄出一地的温柔。

他觉得有点难过,但是没有哭。他想他不希望格瑞哭,格瑞一定也不希望他哭。于是他努力了一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说,格瑞,听说人类是会转世的,如果你转世了你一定要记得我,要是你敢把我忘了我就跟你没完。

他说,很抱歉我不打算终结我们的契约了,所以我还是你的龙,虽然我们可能要暂时分开一会儿,但是其他的渣渣我都看不上,你可以放心。

他说,睡吧,格瑞,就算你睡着了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用手轻柔地蒙上了那双眼睛,等了很久很久,它们也没有再睁开来。

然后嘉德罗斯突然意识到,他在格瑞身边明白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他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去参加自己的葬礼了。

于是他爬上床,躺在他身边,慢慢地蜷缩起身子。

就像过去的无数个夜晚一样。

评论(29)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