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安雷安/嘉瑞嘉】精分是种病,不治要人命

*一句话概括本文内容:一觉醒来发现被旧设附身了内心很慌
*论怎样理直气壮的ooc
*对旧设了解不是很多QAQ欢迎科普和捉虫
*高产到想夸自己(*'▽'*)♪

1.
格瑞像往常一样在藏身的地方醒来。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

他站起来,对着冰面打量了一下自己,也没发现什么不对。

“倒不如说我越来越帅了。”他撩了撩头发,自言自语道。

然后他愣住了。他刚刚说了什么?

“我发愣的样子都这么帅。”他说。

他果然有哪里不太对。

是鬼狐搞的鬼吗?还是其他参赛者?能够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暗算他,绝对不是一般人。

“但我还是最厉害的。”他说。

他决定无视自己接下来说的任何一句话。

他第一个怀疑的是嘉德罗斯,毕竟对方天天想尽办法挑拨他,用这种手段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就去找嘉德罗斯吧。”他叹了口气,“真没办法,谁叫他那么喜欢我呢。”

格瑞现在就想选择死亡。

2.
雷狮像往常一样在藏身的地方醒来。

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

直到他遇到了安迷修。

“恶党,今天我就替天行道取了你的性命!”安迷修在他对面杀气腾腾。

骑士先生还是那么愚蠢,明明知道无法以一敌四还要向他宣战。

既然如此,他就顺应对方的心愿好了。

他往前跨了一步。

“老大,动手吗?”佩利跃跃欲试地问。

雷狮露齿一笑:“你们都退下,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战斗。”

雷狮海盗团的成员茫然地看向他。

雷狮也愣住了,这句话是他说的吗?他明明不是这么想的啊。

没关系,他身上还有很多武器,绝对够把对面那个傻逼骑士弄个半死。

“既然你只带了双剑……”雷狮从口袋里掏出两颗手雷,从腰部拎出一把枪,把插在鞋子里的匕首拔出来,全部扔在一边,最后拿起他的锤子,“来吧,安迷修。”

他现在想一锤子砸死自己。

3.
“格瑞!”

格瑞没想到他在这里碰到了金。

他的发小飞奔过来,双眼发亮地笑了:“我们又见面啦,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不关你事,别跟着我。”

很好,非常好,他居然没有在金面前崩坏,他想给自己打个满分。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已经崩坏了。

4.
安迷修震惊地倒退了几步,不确定地问:“雷狮?”

雷狮很想否认他是雷狮,不然他的形象就毁了。

“我不是雷狮。”他说,“我是布伦达。”

布伦达是谁?难道他是被这个叫做布伦达的人给附身了?这家伙名字真挫。雷狮脑中瞬间闪过几个念头。

安迷修盯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不可能,你就是雷狮。”

他警惕道:“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雷狮绝望了,当他觉得自己智商已经不在了的时候,安迷修的智商居然还在!

“你想多了。”他耸了耸肩,回答,“我追求的是绝对公正,是不会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情的。”

他根本没有这种追求。雷狮在内心怒吼。

安迷修像从来不认识他似的看了他一会儿,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其他人说:“我觉得你们老大可能脑子出问题了。”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卡米尔严肃地回答。

5.
格瑞来到了赤焰山。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来找嘉德罗斯,从这一点上来看,他这次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算了,只要能解决掉问题怎么样都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嘉德罗斯,出来!”

“格瑞。”嘉德罗斯立刻出现了,他有些意外又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真难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呵,你自己明白你做了什么。”格瑞冷笑了一声。

格瑞:“…………”

格瑞已经习惯了,只要意思表达出来他就知足了。

嘉德罗斯皱了一下眉:“格瑞,你今天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嘉德罗斯好像并不清楚这件事,是伪装吗?格瑞心想。

“看不出来你还挺了解我的。”格瑞微微一笑,“你是不是对我……”

嘉德罗斯一棍子砸了下来。

格瑞立刻拔出烈斩接下了这一棍。

“抱歉,我现在没兴趣和你打。”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怜惜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布料会变皱的。”

嘉德罗斯的脸上一派精彩纷呈。

他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去,一个起跳瞬间消失在格瑞的视线中。

格瑞突然觉得他现在的处境也没有那么糟糕了。

他好像发现了一个不错的拒绝嘉德罗斯的方法。

6.
在目睹了雷狮一系列的异常表现后,雷狮海盗团果断选择了战略性撤退。

卡米尔,帕洛斯和佩利全都一脸戒备,像押送战犯一样簇拥着雷狮。

“大哥,你怎么了?”走到一半,卡米尔忍不住问。

你大哥心里很苦但他不能说。雷狮想。

“没什么。”雷狮微微一笑,“可惜错过了和安迷修公平对决的机会。”

“你别和老大说话了。”佩利说,“我现在听他讲话觉得怪恶心的。”

真巧我也是。雷狮面无表情地想。

他很讨厌这种口不对心的感觉,好像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

“大哥,有个有趣的消息。”卡米尔突然说。

“说来听听。”

“今天有人在赤焰山看到了格瑞,据说格瑞的行为非常反常。”

“很好。”雷狮点了点头,“我们去找他。”

7.
格瑞正坐在一块冰上——尽管他非常不想承认——欣赏自己的容貌的时候,被当做镜子的冰面中出现了另外四个人影。

“雷狮海盗团,你们来做什么?”他眼皮也不抬地问道。

“见到我们老大居然不站起来。”佩利恶狠狠地看向他。

“喂喂,狗狗乖,他是客人。”帕洛斯似笑非笑地拉开了佩利。

“哦?客人。”格瑞笑了笑,“有趣。”

“听说你有些反常,看来是真的。”卡米尔走上前,“实际上,我们这里也出了点问题……”

格瑞静静地听完,沉思了起来。

雷狮和他出现了一样的情况,这是巧合吗?还是有人在幕后推动?无论如何,他们现在处于同一境地,即使是雷狮,在弄清情况前,也不会朝他下手。

“我们换个地方谈吧。”格瑞看了一眼雷狮,“我和你。”

8.
他们找了一个更加偏僻的地方,雷狮海盗团在周围警戒着。

“情报交换。”格瑞说,“你先来。”

雷狮瞪着他。

“别忘了,主动找上门来的是你们。”格瑞提醒道。

“好吧,我也想尽快解决这件事。”雷狮最后让步了,“思想自由,但是行动不受控制。”

“对待其他人的根本态度没有很大的改变。”比如说他依然不想和嘉德罗斯打架,依然不愿意让金跟着他。格瑞想。

“没错,目前来看元力技能也没有受影响。”雷狮说。

“你不觉得我们的谈话太正常了吗?”格瑞突然意识到了异常。

“确实。”难道已经恢复了?雷狮心想。

他和格瑞同时后退了一步,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警惕和杀意。

“卡米尔,佩利,帕洛斯,过来。”雷狮咧嘴一笑,“我们有别的事要做了。”

“哼,就凭你们吗?”格瑞摆出一个拉风的姿势,然后露出了一脸茫然的表情。

“哦?”雷狮眯起眼睛,轻笑道,“看来你还没恢复啊。”

糟了,格瑞咬了咬牙。

“老大,什么事?”雷狮海盗团匆匆奔来。

“格瑞还没恢复。”雷狮指了指他,笑道,“那我们就……”

“做掉他!”佩利兴奋地大叫。

“不和他打了。”雷狮说。

佩利:“啊?”

帕洛斯:“…………”

“抱歉。”卡米尔默默地捂住了脸,“我们继续吧。”

9.
“看样子你们刚才都恢复原状了?”卡米尔问。

格瑞和雷狮点了点头。

“现在呢?”卡米尔接着问。

“应该没有。”雷狮皱着眉说。

“那么就有两种可能,第一,这种症状是不稳定的,但是两个人同时恢复的几率太小了。”卡米尔分析道,“第二,你们在相互接触的过程中对对方产生了影响,这一点很好证明。大哥,你现在跟格瑞靠近到刚才的距离。现在,如果格瑞没恢复而你恢复了,你会怎么做?”

“做掉他。”雷狮不假思索地说。

格瑞面无表情地拎起了烈斩。

“接下来,大哥你再和格瑞分开。你们感觉怎么样?”

“很不错。”格瑞说。

“哪里不错了?”雷狮立刻发现被人控制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你们不仅不能做掉我,还要随时保护好我来保证雷狮的状态,这不是很不错吗?”格瑞露出一个酷酷的笑容。

10.
尽管他们还未找到彻底解决的方法,却也不得不暂时合作。

所谓合作,也不过是随时一起行动。

格瑞和雷狮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控制他们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弱。但是只要他们分开得略久一点,又会有所加强。

他们都心知肚明,一旦这种力量彻底消失,就是他们翻脸的时候。

当然,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

在外部,格瑞加入雷狮海盗团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参赛者纷纷表示前五大佬居然联手了,他们吃枣药丸。

11.
一个月后,格瑞在半夜醒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一丝异样。

为了坐实他的想法,他在烈斩的反光里看了看自己。

他一点也没有想夸奖自己的冲动。

不知道雷狮恢复了没有,但也和他没有关系了。

格瑞独自离开了。

他突然意识到嘉德罗斯已经整整一个月都没来找过自己了。

12.
雷狮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格瑞不见了。

迟早的事。雷狮无所谓地想,他更在意自己恢复了没有。

于是他带着海盗团找到了安迷修。

安迷修看见他,脸上露出了一点迟疑的表情。

然后他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地说:“恶党,你上次的行为让我非常敬佩,既然你这样做了,我也打算表示一下我的诚意……”

他抽出了一把剑,把它扔在了地上:“既然你只有一件武器,我也只用一把剑跟你打,放马过来吧。”

“好啊。”雷狮微微一笑,走上前把那把剑一脚踢开,拿起了锤子,“一起上,给我干掉他。”

end.

小剧场
1.
格瑞:如果我是恶心帅你还爱我吗?

嘉德罗斯:不爱,滚

旧设嘉:你不要我要

2.
当布伦达遇上紫堂幻。

布伦达:“一起上,干掉他。”

卡米尔:“大哥,对方只有一个人。”

布伦达:“你没看到他有三只召唤兽吗?”

3.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雷狮对于附身经历的感想。

雷狮(冷漠):安迷修是个傻逼。

请问还有其他感想吗?比如说和格瑞同居一个月什么的= =

雷狮(冷漠):布伦达是个大傻逼。

评论(25)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