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轰出】全世界都在站幼驯染

*继续给轰出塞小甜饼w


轰焦冻有时候不是很明白他的同班同学们在想些什么。

就比如今天他和绿谷出久以及爆豪胜己一起执行完任务,在回家路上接到了饭田天哉的电话。

「啊,轰君,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第一次和绿谷还有爆豪一起做的任务还顺利吗?」

他有点意外,但猜测这大概是身为班长的饭田天哉对同学的关心方式。

「只是抓捕一个盗窃犯而已,很顺利。」他回答。

「绿谷君和爆豪君没有发生什么事吧。」饭田天哉问。

轰焦冻忍不住微笑了一下,他想起这两个人从入学开始就没有太平的时候,虽然只是爆豪单方面地一直在挑衅,但是绿谷慌乱又有些惊恐的样子,真可爱。

「还好,今天没什么特别的。」

虽然一大半是他的功劳,一旦爆豪胜己开始瞪向绿谷出久,绿谷就会像一只兔子一样窜到他的身后,真可爱。

轰焦冻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正在往痴汉的方向大步迈进。

「这样啊。」电话里饭田天哉的声音似乎略微有些失望,「那么轰君今天也辛苦了,请好好休息吧。」

这场对话的发生实在是莫名其妙,但是轰焦冻没有深思。他正在想着,控制不住个性不小心把敌人打成了重伤的绿谷出久不停地向对方道歉的样子,真可爱。



「轰同学怎么说?」见饭田天哉挂断了电话,丽日御茶子连忙问道。

「他说今天什么都没发生。」饭田天哉的回答顿时引起了一片哀鸣。

「这怎么可能?」八百万百不甘心地嘀咕着,「据以往的数据统计爆豪君和绿谷君之间不发生事件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五。」

「也许我们以后应该把爆豪嘲笑绿谷这种日常事件从数据中消去。」常暗踏阴沉思道。

「真好啊。轰君能看到绿谷和爆豪君一起战斗的场面。」蛙吹梅雨有些羡慕地说。

「说起来,打这样的电话过去,轰不会觉得可疑吗?」上鸣电气担心地说。

「哇,你居然还能想到这一点,不容易啊!」耳郎响香拍了拍他的肩,「表扬你哦。」

「应该没事的。」饭田天哉信心十足地说,「就算轰同学意识到了,他也不会想到我们是想知道爆豪同学和绿谷君的……」

「哈?!」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原本围成一圈的同学们瞬间散开,心虚地看向站在门口的爆豪胜己。

「喂,饭田,你刚才说了什么?」爆豪胜己大步走上前,「我和废久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饭田天哉有一瞬间也被吓到了,但马上镇定自若地回答,「我们只是在讨论你们今天的任务做得怎么样了。」

干得好,饭田君!站在爆豪胜己身后的同学们悄悄地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任务?」爆豪胜己哼了一声,「废久那个白痴,还有半边的混蛋……」

他顿了顿,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没什么好说的!」吼完这一句,他拿起自己留在教室里的书包,大步离开了。

「饭田君,真是太厉害了!」丽日御茶子赞叹道。

「要是我的话一看到爆豪的表情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峰田实心有余悸地说。

「又挖到了一点新情报呢。」叶隐透开心地挥舞着衣袖,「爆豪同学似乎是吃轰同学的醋了。」

「毕竟他和轰绿谷君肯定更愿意跟着轰同学啊。」芦户三奈体谅道,「不过爆豪同学一直这样对绿谷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的。」饭田天哉推了一下眼镜,总结道,「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情趣。」



爆豪胜己走在路上,心情仍然很糟糕,早在他听到要和轰焦冻还有绿谷出久一起做任务的时候他就预料到了。整个任务过程中轰焦冻的眼神始终黏在绿谷出久身上,在绿谷战斗中被擦伤的时候居然还给自己丢下一句“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然后跑去看他的伤势!

「那个半边的混蛋。」他咬牙切齿地说。

如果可以的话爆豪胜己真的很希望自己没有在一个月前意外撞见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在教室里接吻,自那以后轰焦冻在爆豪胜己面前就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绿谷出久的爱意。

从小到大都只有他欺负绿谷的份,哪有遇到过被对方反过来喂狗粮这种事。爆豪胜己狠狠地踢了一脚路边的灯柱,只想祝福他们分手快乐。



绿谷出久刚回到家,就接到了轰焦冻的电话。

「绿谷,你的伤不要紧吧?」对方一接通就开口问道。

「轰同学,不用担心的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绿谷一边在玄关处脱下鞋子一边回答。

「那就好。」轰焦冻说,「如果发现伤口有恶化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知道了,谢谢轰同学。」绿谷出久迟疑了一会儿,又说,「不过我有件事想和轰同学商量。」

「是什么?」

「就是小胜那边,你其实不用做得那么刻意的啦。」绿谷出久喃喃道,「我有点不好意思。」

「是吗,抱歉……」轰焦冻沉吟了一会儿,「但是不这样做的话,爆豪君还是会来欺负你的吧。」

他现在似乎更想欺负我了。绿谷出久心想。

「不是这样的,轰同学你误会了,小胜他就是这样的性子,他不是有意的。」绿谷出久匆匆地解释道。

「绿谷。」

「怎么了?」

「从很早以前我就想问了。」轰焦冻慢慢地说,「为什么你对爆豪同学叫得那么亲昵,却一直轰同学轰同学地叫我?」

「哎?因为叫习惯了吧。」绿谷出久愣了愣。

「是这样啊。」轰焦冻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里掺上了一份委屈,「也是呢,毕竟你和爆豪君认识那么久了……」

轰焦冻是故意的。绿谷出久太了解他了。但是那种低沉的带着点撒娇意味的声音在耳边呢喃,还是让他脸红心跳。

「焦……焦冻……」他结结巴巴地说着,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嗯。」听筒里传来轻轻的笑声,「再见,出久。」

绿谷出久颤抖着手把电话搁好,慢慢地蹲在地上埋下了头。

啊啊,腿……腿好软……



第二天绿谷出久来到学校,意外地发现自己受到了很多人的热情关心。

「小久,昨天的任务还顺利吧?」

「绿谷君,和爆豪君还有轰君搭档的感觉怎么样?」

「你们是怎么解决掉敌人的?」

就在绿谷出久一一回答的时候,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教室。绿谷出久的脸刷得一下红了,昨天轰君……实在是太可怕了……他到现在还在心跳加速……

爆豪胜己撇了这边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走开了。

「绿谷,早上好。」轰焦冻惊讶地发现绿谷出久的桌边围了一堆人。

「啊,轰……轰同学早上好。」为什么轰同学还这么淡定啊,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快要因为心跳过快而休克了。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同学们若有所思的表情。



「轰同学好像对小久有意思啊。」丽日御茶子一脸担忧地说,「今天早上他们俩那个互动,实在是太可疑了。」

A班的同学们此刻都集中在训练场外,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很是凑巧地被抽在了一组,此刻和轰焦冻还有饭田天哉正在训练场地里对峙。

「我也觉得。」芦户三奈附和道。

「可是轰他不是每天都来绿谷君打招呼的吗?」上鸣电气说,「自从体育祭以后。」

「难道轰那时候就对绿谷有意思了?」峰田实抖了抖。

「不用担心,今天早上绿谷同学看到爆豪同学不是还脸红了吗?」蛙吹梅雨一脸幸福地说。

「这么说轰说什么也没发生,说不定也是骗人的。」常暗踏阴猜测道,「昨天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不然绿谷今天看到爆豪不会有那么大反应。」

「可是轰同学干嘛要骗我们呢?他应该不是这种人。」耳郎响香不赞同地说,「而且我也不觉得轰同学一定就是对绿谷有什么想法,轰同学在体育祭的时候受到了绿谷同学那么大的帮助,他们关系好一点也很正常。」

「确实,现在还不能确定。」八百万百说,「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

她的话被饭田天哉惊慌失措的声音给打断了。

「绿谷君受伤了!」饭田天哉匆匆跑过来,身后是被医务人员放在担架上的绿谷出久,「爆豪君发动个性的时候波及到了他!」

在场外等待的同学们不由地捂住了心口。

「天啊。」丽日御茶子喃喃道,「这太虐了……」

话音刚落,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也走了出来,两人都是一脸的不善。

「爆豪君,能麻烦你把绿谷同学护送到医务室吗?」饭田天哉对爆豪胜己说。

「哈?为什么我要……」爆豪胜己下意识地说,又皱了皱眉,想到绿谷出久的伤毕竟是自己造成的,不由地迟疑了一下。

「不用了,我来吧。」轰焦冻突然开口。

「不用你插手,半边的混蛋!」爆豪胜己立刻反驳,「我会负起责任来的。」

轰焦冻看了他一会儿,最后说:「但愿如此。」但他仍然没有要离开绿谷出久的意思。

「喂,你什么意思啊?」爆豪胜己不悦道,「听不见我说的话吗!」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轰焦冻冷冷地扔下一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喂,饭田,我先说好,不是我不想去陪废久,是那个半边混蛋自作主张的。」爆豪胜己也离开了。

「绿谷同学他不要紧吧?」芦户三奈有些不安地说。

「没事的。」饭田天哉安慰道,「我只是一开始被吓到了,绿谷君的伤其实没有那么严重。」

A班的同学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修罗场,绝对的修罗场。」丽日御茶子震惊地说。

「这两个人气场真是太强了。」叶隐透不由自主地惊叹道。

「爆豪同学真的不要紧吗?」蛙吹梅雨皱起眉,「天降战竹马往往是天降的胜利啊。」

「所以我才让小梅雨你平时少看点电视剧嘛。」八百万百笑道,「我们要相信爆豪同学和绿谷同学的羁绊。」

周围的同学纷纷点头赞同。



训练结束后,A班的同学们一起去医务室探望了绿谷出久。由于恢复女郎规定医务室一次不能进太多人,最后只有饭田天哉作为代表去和恢复女郎交谈。

「据说绿谷同学已经痊愈了,只是因为太累了现在还在睡觉。」饭田天哉出来之后宣布道。

「这样我们也放心了。」丽日御茶子开心地说。

「喂,大家。」突然耳郎响香变了脸色。

「怎么了,耳郎同学?」饭田天哉连忙问。

「嗯……我刚才突然想到爆豪同学和轰同学都不在医务室,有点奇怪,就用个性侦测了一下。」耳郎响香紧张道,「他们在因为绿谷的事吵架!」

「什么!」同学们全都大吃一惊,「情况怎么样了?」

「不要着急,我会告诉你们的。」耳郎响香咽了口口水,「他们似乎才刚刚开始……」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轰焦冻率先开口。

「什么事?」爆豪胜己反问道。

轰焦冻咬了咬牙:「绿谷。」

「废久的伤确实是我的失误,我不会否认。」爆豪胜己淡然地说,「不过这也不是你需要管的事吧?」

「绿谷的事就是我的事。」

「啧,所以我才看你不爽啊。」爆豪胜己不耐烦地说,「废久又没有哪里出了问题,他难道照顾不好自己吗?你在他身边转悠来转悠去看得我烦死了。」

他突然朝前迈了一步,抓住了轰焦冻的衣领:「废久从小就爱多管闲事,连我的事都要管,每次他一插手,好像就在说我还需要他帮忙一样。现在你又跑过来帮他,我看上去不就像最不堪的那一个了吗!」

「你……」轰焦冻愣了愣,「我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抱歉。」



「爆豪的发言太感人了。」听完耳郎响香的复述,切岛锐儿郎抹着眼泪说,「这才是男子汉啊!」

「等等,你们不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吗?」八百万百开口道。

「我也觉得。」常暗踏阴说,「爆豪似乎只是单纯地因为轰保护绿谷觉得不爽……」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让轰君离小久远一点之类的话。」丽日御茶子想了想,说道。

「倒是轰同学已经坐实了。」芦户三奈说,「而且感觉他和绿谷同学的关系不一般,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这种话,如果只是对他有意思也没有说出来的资格吧。」

「不要胡乱猜测了,继续听下去吧。」饭田天哉说。



「我要回家了,你要拿废久怎么样都随便你吧。」过了一会儿,爆豪胜己放开了他,转身就走。

「抱歉。」轰焦冻看着他的背影,重复了一遍。

「还有。」爆豪胜己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回过头来,恶狠狠地说道:「以后别在我面前秀恩爱,老子狗粮已经吃得够多的了!」



耳郎响香:「…………」

丽日御茶子:「…………」

八百万百:「…………」

蛙吹梅雨:「…………」

芦户三奈:「…………」

峰田实:「…………」

上鸣电气:「…………」

常暗踏阴:「…………」

叶隐透:「…………」

切岛锐儿郎:「…………」

「所以……」饭田天哉推了推眼镜,沉痛地总结道,「我们从一开始就买错股了。」

end.

评论(8)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