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双花】教官,你轻点

  *教官大孙x学生乐乐的故事
  *节操掉尽的标题
  1.
  孙哲平是一个教官。
  以前在军队里当长官,后来因为手伤退了下来。
  军衔虽然是退了,有些东西却还没退。
  比如臂肌胸肌腹肌等等各种的肌。
  还有在军队里训练新兵的手腕。
  于是每届来参加军训的学生都在疯传,有一个全身上下都是肌肉的教官,可凶。
  2.
  张佳乐是一个新晋的大学生。
  就像每年千千万万名新晋大学生一样,要被送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参加一项摧残身心的惨无人道的活动,就是军训。
  军训那天天气挺好,张佳乐穿着军装站在队里,想着自己终于摆脱了高三的苦海进入大学的极乐世界,从此开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道路,十分激动。
  激动的张佳乐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大喝。“那边二连队里那个扎马尾的女生,站在男生堆里干什么呢!赶紧出来排好。”
  二连的人齐刷刷地回头看到一个教官隔着大半个场地朝他们走过来,然后又开始互相左看右看,最后把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在张佳乐身上。
  张佳乐茫然地看了看周围,又摸了摸自己后面拖着的一条小辫,这时教官已经走到他面前,拎着他的手臂把他拖了出来。
  “哎哟痛痛痛,教官你轻点我手都要被你拽掉了。”张佳乐毫无骨气地一路狂呼,“我是男的我真是男的,我叫张佳乐你问我们老师啊。”
  孙哲平这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他拖的人。身高在男生里头倒还算合格,只是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细胳膊细腿一瞧就觉得要断。
  这人估计是城里来的小年轻,经不起太大折腾。孙哲平暗暗评估。虽然很多人都说他是魔鬼教官,但当了那么多年军官,一个人抗不扛得住,能扛住多少,他也能看出个八九成,所以严格归严格,从没出过什么事情。 眼前这位现在已经被他列入了放水范围。
  张佳乐当然不知道孙哲平在想什么,只是看他抓着自己的手臂,把他从上扫到下再从下扫到上,全程都面无表情的,觉得自己领悟到了什么。
  “教官你要是不信,我们去厕所看……” 孙哲平突然加重了力道,顿时让张佳乐把后面半句话憋了回去。
  “回你原来的位置去,还有,把头发给剪了,在我下次见到你之前。”
  张佳乐原先已经往回转了,听到孙哲平的话又转了回来,惊恐地捂住了脑袋后面那搓毛:“教官饶命啊我好不容易留出来的咱能不剪吗?”
  “能。”孙哲平点了点头,“把脑袋砍了也成。”
  3.
  安顿好张佳乐的孙哲平打量了一下他的连队,女生嘻嘻哈哈,用余光偷瞟着自己和其他教官,男生一个个都是地痞流氓的气质,都不拿正眼看他一下。
  孙哲平笑了笑,这种连他见得多了,最后哪个不是服服帖帖的。
  “我姓孙,是你们连的教官,你们可以叫我孙教官。”孙哲平的声音挺好听,洪亮又有种磁性,他面前的男女生终于都安静下来看着他。
  “和大家第一次见,我也就不做什么自我介绍了,我们先热身热身,就绕着场地跑个十圈吧。” 孙哲平搬了把椅子,悠闲地坐下。
  不出所料,这句话果然引起了轩然大波。同学们面面相觑,不情愿地迈开了脚步,反正装模作样跑个一半,到时候喘厉害一点,还是可以休息的。
  “哦,对了,这是以后的日常练习,以后圈数会少些,不过第一天没跑完的,还要加在第二天上。”孙哲平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补充道。
  二连的学生们觉得,好像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4.
  第七圈了。孙哲平抬起眼来观察了一下,大约还有四分之一的人在跑,剩下的人两两三三地在后面走圈,看得出大部分人是真的体力不支了,至于其余混水摸鱼的,他自有办法让他们补回来。
  孙哲平突然想起了张佳乐。他在走路的人群里搜寻了一会儿,却意外地不见他的踪影。
  再一看,跑步的人里头倒有一个小辫在一蹦一跳的。
  孙哲平笑了笑。他一向欣赏肯努力的人,先天条件不好,基础不行,要是这有这个心也能靠着后天给补回来,所以就算受了治疗可能微乎其微的手伤,他仍旧没有放弃掉日常的训练。 至少希望手伤,是阻止他回到军队的唯一理由。
  他从尽力奔跑的张佳乐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到了第九圈,张佳乐的小辫已经成为了整个场地上唯一一个还在上下晃动的物体,孙哲平的目光一直跟着他,看着他冲过了终点,然后摇摇晃晃地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孙哲平刚准备起身鼓励他几句,张佳乐就用手一把靠在了他身上,张了张嘴发出了几声低沉的如同被掐住了喉咙的声音。
  然后呕了孙哲平一身。
  5.
  孙哲平扶着张佳乐离开了场地。离开前他嘱咐了几句剩下的人,不过他们看上去都精疲力尽了,还真闹腾不起来。
  他把对方拖到树荫下喘了喘气,就带他回了自己房间,把他安置在沙发上,给他倒了杯水,然后自己去换衣服。
  再出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经不见了,卫生间里隐隐约约传来一点水声。
  他走进去,就看见张佳乐手里拿着块毛巾在打湿。这毛巾看着十分眼熟。
  “张佳乐,这是我……”
  对方已经满不在乎地把它糊在了自己脸上,擦完后才回过来说道:“孙教官不好意思,我用一下。”
  “给狗擦毛用的。”孙哲平默默地接上后半句。
  6.
  为了防止悲剧再度发生,他把张佳乐放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沙发让给了张佳乐,孙哲平就拖了个小矮凳坐在对面。
  “身体感觉怎么样,难不难受,如果需要请假就跟我说。”孙哲平关切地问。
  “教官,我没事。”张佳乐顺了口气,“我不是因为累的。我跑第十圈的时候有片叶子从树上飘下来,我当时喘气喘得太厉害,它飘进我嘴里了,我喉咙痒而已。”
  孙哲平突然觉得,刚才关切的自己就是一个傻逼。
  “虽说如此,以后也别这么拼命。”孙哲平教育道,“我那个也就是开开玩笑,给你们打一棒杀威棍什么的,年轻人还是身体为重。”
  “什么?”张佳乐遗憾地回答,“我还指望完成任务之后让教官你同意不剪我辫子呢,看来是没希望了。”
  孙哲平恍惚间看见“冤大头”和“傻逼”的双重称号狠狠地砸在了他头上。
  “所以你真的没事?”孙哲平垂死挣扎地问。
  “是啊。”张佳乐点点头,“教官,你刚才说能请假是真的吗?”
  “给我滚下去再跑十圈。”孙哲平吼道。
  7.
  “你怎么锻炼出来的?”孙哲平疑惑地问。
  “哦,我爸是当兵的,我小时候他经常领着我跑圈。”张佳乐用一种“我今天吃了一碗饭”的语气回答。
  “那你还……”孙哲平顿了顿,斟酌了一下用词,“长这样啊?”
  “因为我每次出去跑都要磕一下拌一下什么的,我妈看我每次都带伤回家,把我爸臭骂了一顿。我爸后来就不敢带我出去了。”张佳乐兴致勃勃地说,“有一次有个晨练的人往垃圾桶里扔了一个罐头,结果正好反弹到我头上直接把我砸昏了,还赔了不少钱呢。”
  “……”孙哲平不知该从何吐槽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爸是当兵的给你弄这个发型?”
  “不是我爸,是我妈。”张佳乐打了个哈欠,“我妈去找了个阴阳先生,他说我命里该是个女孩,结果长成了男儿身,又不比命里就是男孩的阳气强些,鬼就喜欢柿子捡软的捏,所以让我弄这个发型,让鬼以为我是女生里强些的,不敢近身。你说扯不扯?我妈还当真的似的,我要剪了头发回家非被她把头给砍了不可。”
  孙哲平看了看张佳乐一张眉清目秀的脸和背面毫无违和感的小辫。
  “确实。”他深有同感地说。
  8.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狗吠,一只大黄狗从门口冲了进来。
  张佳乐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孙哲平,又看了看围着孙哲平吐舌头的黄狗,似乎明白了什么。
  “大孙你真讨狗喜欢。”张佳乐和他混熟了,立刻改了个称呼。
  “这是我养的。”孙哲平抽了抽嘴角。
  “哦哦哦。”张佳乐想到自己和它用了同一条毛巾,也不避着了,就来摸它的头。大黄狗倒也不怕生,就在他脚边打转。
  “我以前也养过一条狗。”张佳乐感慨了一阵,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乐乐。”
  “……”张佳乐默了默,“你刚改的?”
  “是。”孙哲平淡定地点头。
  9.
  “大孙,你身材真好。”张佳乐说。
  孙哲平闭着眼睛不回话。
  “你身材真的特别好。”
  “以前他们说有个全是都是肌肉的特别凶的教官,他们倒是说对了一半。”
  “你觉不觉得‘肌肉’和‘鸡肉’听着挺像啊?”
  孙哲平睁开眼:“你想说什么?”
  “中午了,大孙,我们不是该吃饭了?”张佳乐真诚地说。
  10.
  孙哲平把张佳乐扔到了学生堆里,自己去打教官的饭了。
  打完回来一看,张佳乐面前已经摆了一份饭,里面的肉堆成了一座小山。对方似乎兴致特别高涨,手舞足蹈地在跟一帮学生讲话。
  “我当时就想,反正十圈早晚都没跑了,我就干脆跑完,然后照着他就吐,他怎么敢发飙……”张佳乐一拍桌子,威风凛凛地说。
  “乐哥威武啊!” 周围的学生纷纷赞叹。
  张佳乐正准备往下说,周围突然鸦雀无声。
  张佳乐回过头,就看见孙哲平冷着一张脸站在他后面。
  “大孙,孙教官,长官!误会,这是误会!”张佳乐一下子从座位上窜起来,倒退了好几步,结果用力过猛,把腰撞在了桌角上。
  孙哲平一把拽住了捂着腰嗷嗷直叫的张佳乐,把对方拖出了食堂。
  “哎哟,我的腰,教官你轻点,腰,我的腰。”哀叫声远远地回荡在食堂上空。
  11.
  “大孙我错了,您大爷有大量,饶了小的回吧。小人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得了召,洗干净了就往床上一躺。”张佳乐缩在墙边,口中胡言乱语。
  从他上方笼罩下来的孙哲平挑了挑眉:“真的?”
  “真的真的,您叫我往西小的绝不往东,您叫我三更死我一秒都不会差。”张佳乐猛点头,讪笑着问,“所以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孙哲平点了点头,然后侧过头来亲了张佳乐一口,在对方一脸惊悚的表情中说道,“下次我见到你别忘了带嫁妆。”
  “教官,您也是知道的,这个同性恋啊,不太为世人所接受。”张佳乐红着张脸,吞吞吐吐地说。
  “没事。”孙哲平一本正经地说,“你原就是个女儿身,没什么差别。”
  12.
  后来张佳乐带着孙哲平的照片回去见了家长。
  张母对着照片瞅了半天,最后若有所思地问:“乐乐啊,这人是个男的吧?”
  “是。”张佳乐吞了口口水。
  “挺好,看着就阳刚。”张母一拍大腿。
  “啊?”张佳乐茫然了。
  “正好给你补阳气啊。”张母喜滋滋地问,“这小伙子你什么时候带回来,要我重新装修一下房间不?把隔音效果改好些。”
  张佳乐觉得自家吃枣药丸。

评论(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