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双花】教官,我想去当兵

  *给@carina和@叶•咸鱼•予的点文第一弹 (不知道怎么阿特人,内心是崩溃的)
  *时间跨度挺大的,为了下一篇写同居www
  1.
  结束军训后,张佳乐就又成为了一名普通的新晋大学生。
  有男朋友的那种。
  普通的大学生。
  普通的。
  和张佳乐同寝室的两个人和他一样都是兽医专业的。
  一个叫黄少天,另一个叫方锐。
  张佳乐一开始没敢告诉他们自己有男朋友
  后来张佳乐觉得,迟早是要告诉他们的。
  于是有一天中午,他把他们俩叫到宿舍里,一脸凝重地说:“黄少,方锐,你们说句实诚话,我们是不是朋友?”
  方锐用看神经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张佳乐你大白天的哪根神经搭错了?”
  张佳乐用力一拍床单,在黄少天的床铺上留下了一个手印:“我很严肃。”
  “行。”方锐也一屁股坐在黄少天床上,“有话快说。”
  “我有男朋友了。”
  “哦。”方锐翻出黄少天的零食,一边吃一边点头。
  “方锐你个不要脸的又抢我零食!”黄少天飞扑上去。
  张佳乐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
  “你们就没点其他反应了?”他愤怒地问。
  “还要有什么反应啊?”黄少天疑惑地问。
  “我有男朋友了,男朋友!”张佳乐大声说。
  “那多正常啊。”黄少天耸了耸肩。
  张佳乐沉默了。
  “说实话吧,乐哥。”方锐真诚地说,“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应该有个男朋友。你要是交了一个女朋友我才觉得有问题呢。”
  张佳乐觉得,自己头一次感受到了绝望的滋味。
  2.
  公开之后,张佳乐在寝室里就肆无忌惮了。
  每天打一次电话,三天来一次视频的那种。
  毕竟现在刚开学,两人都相当闲。
  他给孙哲平讲了很多大学里的事,孙哲平也给他讲了很多早年在军队里的事。
  有一天张佳乐问孙哲平:“大孙,你为什么不当兵了?”
  孙哲平不想让张佳乐知道自己手伤的事,于是决定选择一个含蓄而文艺的说法,他感慨道:“那都是年轻时候犯下的过错啊。”
  “你在军队里泡过妹子,还是上过队友?”张佳乐惊恐地问,“大孙你该不会吸过毒吧。”
  “……” 孙哲平沉默了半晌,“乐乐,你脑洞真大。”
  3.
  “哦,对了,大孙,你知道我最近最喜欢治疗什么动物吗?”张佳乐兴致勃勃地说。
  “我哪知道。”孙哲平回答。
  “方锐,你能感受到一点恋爱的酸臭味吗?” 旁听的黄少天转头问室友。
  “完全没有。”方锐赞叹道,“张佳乐简直就是兽医系的一股清流。”
  “是我们学校里一只牛头犬。”那头张佳乐开心地说,“每次看到它我就想到你。”
  孙哲平开始思考,他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分手了。
  4.
  后来张佳乐还是通过其他途径知道了孙哲平的手伤。
  那天他郁郁了许久,最后还是拨通了孙哲平的电话。
  “大孙。”张佳乐叫了一声。
  “哎。”
  “大孙。”
  “哎。”
  “大孙。”
  “……”
  “大孙。”
  “张佳乐你想干嘛?”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要跟你说什么。”张佳乐笑了笑。
  “现在想好了?”
  “想好了。”张佳乐认真地说,“大孙,我一定好好学医,以后成为最最厉害的医生,然后把你的手治好。”
  孙哲平有些意外。把手伤治好,这件事他自己想过无数次,却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说。 而且,是那个人。
  孙哲平突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
  “张佳乐你丫的不是兽医吗!”
  5.
  时光飞逝,张佳乐升了大二,又升了大三。
  毕业前的一个月,他给孙哲平打了电话。
  “大孙,我以后想当兵。”孙哲平听见电话那头的人用成熟了些许的声音说。
  “为什么?”孙哲平皱了皱眉,“当兵太苦,你真的想当兵?”
  “嗯。”张佳乐点头,“你在军队里没来得及待的时间,我替你补回来。”
  “乐乐。”孙哲平慢慢地说,“你是你,我是我,你不必替我而活着。”
  “我乐意,你管我啊!”张佳乐对着电话理直气壮地喊。
  “谢谢。”张佳乐很少听到孙哲平用这种郑重的语气说话,对方的声音还是很好听。整整四年,他们几乎都靠电话来安抚对对方的想念。偶尔见见面,出去一起看场电影吃一顿饭,然后再次分离。
  周围的人优秀的有很多,也不是没有人和他告白过。但他认准了孙哲平,不知为何就笃定这个人是最好的。
  他们命中注定要在一起。
  “乐乐。”孙哲平轻笑着问,“你这小身板去军队里干什么?文艺兵还是炊事班。”
  “有你这么损人的吗?”张佳乐得了便宜,立刻蹬鼻子上脸,“我就不能当当战斗力吗?队医也行啊。”
  “张佳乐。”孙哲平无力地说,“你是个兽医。”
  6.
  于是张佳乐就进了军队。
  训练新兵的长官叫做韩文清。
  新兵蛋子们纷纷表示,这么个名字估计是个挺书生气的人。
  然后在第一天,他们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幻灭。
  张佳乐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丁点但是全身都散发着“你很欠打”的气息的韩文清,深刻地觉得,孙哲平真是太温柔了。
  7.
  韩长官告诉他们,自己有一个副官叫张新杰。
  “这个名字很书生气呀。”张佳乐若有所思地说。
  周围的新兵纷纷点头。
  “估计是一个身高二米的壮汉吧。”
  “肯定是全身都是肌肉的那种。 ”
  “你们说他脸上会不会有伤疤啊?”
  于是当他们看到戴着眼镜身材瘦长的张副官后,又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幻灭。
  8.
  韩文清的训练相当严格,新兵蛋子们每天没折腾得死去活来的。
  但是韩文清带领的部队“霸图”也特别有名,无数人挤破了头想进去。
  张佳乐身板弱,但是底子特别好,也能跟上训练。
  一个月后新兵们第一次摸上了真枪,打的是移动靶。
  张新杰在一旁记成绩。韩文清走了一趟又回来,看到成绩单就皱眉。
  这时张佳乐上场了。
  “嘭”的一声,靶上的红心留下了一个弹孔。
  韩文清意外地“嗯”了一声。
  然后又是“嘭”“嘭”两声,依旧只有一个弹孔。
  “脱靶了吗?”韩文清问张新杰。
  “没有。”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同样有些意外,“三发子弹全是同一个轨道。”
  于是一堆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张佳乐射完了枪里的子弹,全中红心。
  韩文清和张新杰交流了一下,一前一后地离开了。
  “乐哥威武啊!”立刻有人围上来拍张佳乐的肩。
  “嗯?很难吗?”张佳乐疑惑地问,“不是很简单吗?”
  “看韩教官的样子,乐哥你估计可以进霸图了。”
  “绝对可以的。”
  众人纷纷点头。
  处在中心的张佳乐茫然地问:“霸图,那是什么?烧烤摊吗?”
  9.
  于是张佳乐被提进了霸图。
  然后他才知道,新兵训练只是韩文清功力的十分之一罢了。
  “老林,我觉得我估计要被老韩折腾得断子绝孙了。”第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张佳乐瘫在床上对室友林敬言说。
  “不会的。”林敬言淡定地说,“霸图根本就没有女兵,你是肯定会断子绝孙的。”
  10.
  那天晚上张佳乐又和孙哲平打了个电话。
  这回他说,孙哲平听。
  正当他在对韩文清大发感慨的时候,宿舍门“嘭”的一声开了。
  “起床训练了。”张新杰站在门口,闭着眼睛说,然后关上门,转身离开了。
  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淡定。”林敬言拍了拍他,“张副官在梦游呢。” 然后又躺了下去。
  “大孙,你听我说,霸图真是太牛逼了。”张佳乐对电话真心实意地说,“梦里还在训练的那种。”
  过了一会儿,林敬言也睡着了。张佳乐就压着嗓子继续和孙哲平说话。
  门又“嘭”得一声开了。
  韩文清闭着眼睛站在门口。
  “老韩也梦游呢。”张佳乐捅了捅林敬言,小声地问。
  “我没在梦游。”韩文清睁开眼睛,“张佳乐,违反军队纪律,明天不准吃早饭,跑十圈。”
  11.
  经过几年训练,张佳乐终于成为了霸图的一名正式队员。
  拿到制服的那天,他一溜烟地跑回寝室开了视频。
  “大孙,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张佳乐转了好几个圈,兴奋地问。
  “不好看。”孙哲平淡定地说,“你转得太快了,眼花,我一点也不好看。”
  张佳乐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那我脱给你看吧。”
  走到门口的林敬言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撞在门上。
  “乐乐。”孙哲平喊他的名字。
  “干嘛?”张佳乐偏着头,嘴角有掩盖不住的笑意。
  “不用脱了,请几天假回来,天天穿给我看。”孙哲平笑着说。
  “好。”张佳乐用力地点头。
  反正衣服再好看,也没有人好看。孙哲平想。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