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叶蓝】捡到一只君莫笑

  *给@冬眠的点文
  *微喻黄注意
  “靠!”许博远一拍键盘。他们的boss又一次被兴欣给抢走了……想到同样的情况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许博远只觉得自己的头疼越来越严重了。
  “我去叶修真不要脸!”
  许博远恍惚间以为自己无意中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但他马上反应过来,把耳机往桌上一搁,转过身来打了个招呼:“黄少。”
  蓝雨的当家选手黄少天就站在他身后,刚才许博远太过投入,都没有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自己那声“靠”该不会被黄少听见了吧,想到自己在偶像心中的形象很可能被毁了那么一丢丢,许博远更加郁闷了。
  都是叶修的锅。他在心中又狠狠地给对方记上了一笔。
  “黄少有什么事吗?”许博远问。
  “大春叫你过去。”黄少天给他让了让。
  “哦,好。”许博远赶紧起身,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事啊?”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避暑山庄啥的吧。”黄少天自然而然地坐在他位置上,“我帮你把角色脱战一下啊。”
  “谢谢黄少。”许博远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就快步走出了房间。
  
  梁易春看到许博远进来,把自己面前的一堆文件递给他。
  “这是蓝雨战队预选的代言之一,俱乐部的意思是先找几个人来体验一下,听说设备是挺不错的,就是地方偏了点,特别需要一些宣传。对战队也是开了足够的好处。”
  言下之意就是想派他去体验了。许博远翻了翻那份资料,看着确实诱人,不过……
  “那公会的工作怎么办啊?”他毕竟是蓝溪阁的核心人物之一,不是能随随便便缺席的。
  “你不必担心,俱乐部主要是想找个信得过的人。”
  “那好。”既然梁易春给了保证,许博远也不推脱了,他最近确实挺需要休息的,因为某个显而易见的原因……
  
  一个星期后,许博远就和笔言飞,曙光炫冰还有另外几个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了避暑山庄。
  这个地方确实挺舒适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坐落于H市,一想到位于该市的某战队,许博远就觉得浑身难受……
  不过至少有一个星期,他都可以远离兴欣和叶修了。许博远愉快地想。
  他现在正在避暑山庄的餐厅里,和其他几人围成一桌准备吃晚饭。
  第一道菜上来的时候,许博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送菜的服务员,总觉得有点眼熟……
  许博远努力地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又看了一眼盘中的青菜叶子。
  “叶,叶,叶!”许博远猛然回想起来,这人不是叶修吗!
  “叶?”笔言飞茫然地看了许博远一眼。
  “耶,真好吃!”许博远强行把后面一个字给咽了下去。不顾他人奇怪的目光,低下头猛扒饭,心里却开始狂刷弹幕。
  卧槽卧槽卧槽叶修怎么会在这里?他来打工的?打工正好打到这家鬼才信啊!而且他一个职业选手打个头的工啊!那他是来干嘛的?该不会知道这家避暑山庄和蓝雨的关系,故意来砸场子的吧?话说这菜会不会有毒啊……
  许博远越想越烦躁,干脆一搁筷子,说了声“我有点事”,就跑出去了。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傻,不过对方毕竟是叶修,不能大意。
  冲到走廊上,他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叶修在哪里……这时叶修正好从一个拐角口走了出来。
  许博远暗叫了一声天助我也,也不顾对方“哎”了几声,强行把人拖了出去。
  “这位客人你有什么事啊?”叶修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哥还忙着送菜呢。”
  许博远仔细一看,对方手中的托盘上果然还放着一杯红酒,他突然意识到叶修可能根本就不认识他,莫名地感到有些尴尬和失落。
  他在那边卡了半天,对方却先撑不住了,一边笑一边说:“小蓝你这样看着还真够傻的。”
  许博远现在非常想揍叶修一拳。他强忍着怒火,心平气和地问:“叶神怎么在这里打工?”
  “啧啧,瞧你这话说的。哥怎么可能在这种破烂地方打工,不过是来顶替一下我的笨蛋弟弟而已,还真没人发现。”
  许博远看对方端着一杯红酒还挺像样子,在安保问题上默默地记下了一笔。
  “倒是小蓝,看见哥干嘛这么激动地追出来?准备让哥顶替黄少天了?”叶修很好地秉承了自己帅不过三秒的特点,立刻又做出一张嘲讽脸。
  “你想多了吧。”许博远哼了一声,“既然叶神在工作,我就不打扰了。”
  他刚打算往回走,就被叶修给拦住了。
  “小蓝啊,你说你,随随便便把哥拉出来,耽误了客人不说,还没什么正事,就准备撒手走人了,你说你是不是该赔偿哥一下?”
  “要boss的话想都别想。”许博远警惕地看着他。
  “哥是这种人吗?”叶修笑了笑,“我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到时候陪哥走走?”
  许博远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走到半途中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他……叶修这个人,好像随时都能摆出别人欠他钱的表情,让你不好意思拒绝,一定是这样的,他一定是被迷惑了。许博远坚定地想。
  
  于是半个小时后,他就和叶修一起来到了避暑山庄的大门口。
  其实直接放叶修的鸽子也可以啊,而且放叶修鸽子这件事总让他有种快感。
  所以他为什么没有放叶修鸽子?许博远暗自琢磨。
  都到这个地步了,许博远干脆抱着一种卖身的心态乖乖地跟走叶修后面。
  他们走了十分钟,二十分钟……
  一个小时后,许博远终于忍不住问:“叶神,我们要去哪里啊?”
  叶修在前头特别自然地回答:“随便走走。”
  许博远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叶神,这里是树林,瞎走会迷路的。”许博远无力地说。
  “哦。”叶修淡定地说,“迷路了可以打电话嘛。”
  “这里是深山……没信号的。”许博远举起自己的手机,无语地说。
  过了一会儿,许博远确定对方不会说话了,正准备再呛他几句过过嘴瘾,叶修却突然加快了步伐,瞬间消失在灌木丛里。
  “叶神!”许博远有点慌了,说出来有点丢人,但是……
  他是真的怕黑啊。
  许博远只能凭着记忆跟着叶修,脚下的路坡度逐渐增加,许博远不由地加重了脚步,正当他觉得自己滑了一下的时候,一只手飞快地伸出来握住了他的手。
  许博远很没有骨气地发出一声惨叫,才发现抓住他手的是叶修。
  “小蓝你差点把哥的耳朵都震聋了。”叶修淡定地把他拉上来,没去看许博远那张发红的脸。
  看了还真怕自己把持不住。
  “喏。”叶修抬了抬下巴,“好看不?”
  “不好看。”许博远立刻回答,然后顺着叶修的视线抬起了头。
  他们处在山腰的位置,头顶上是一片星空,或大或小的星星点缀在漆黑的背景布上,带着一种触目惊心的美。
  “不好看。”许博远迅速把心里所有的赞美都反了个意思,“还不如荣耀里做出来的好看。”
  “啧啧,没眼光。”叶修侧过脸来瞟了他几眼,那双泼墨似的眼眸里就倒映着星星的光辉。
  明明就很好看嘛。
  “叶秋诚不欺我。”叶修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许博远没有听清,转过头来“啊”了一声,正好对上叶修的视线,下方还有一点火光……
  “叶神,不能在山里抽烟,会引发火灾的。”而且在这么美的天空下抽烟,这人有没有点情趣啊。许博远忍不住想。
  “哦。”叶修似乎有些不快地掐灭了烟头,“山庄里不让抽,这里还不让,真是。”
  “该走了。”许博远带头转过身往下走。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怎么还有点红。
  许博远一个晃神,就觉得自己脚下一滑,摔倒在山坡上,一路滚了下去。
  “博远!”叶修连忙跟着滑下来。
  许博远试着站起来,但是脚一抽一抽地疼,他立刻呲牙咧嘴了一下。
  “怎么这么不小心?”叶修半跪下身子帮他脱掉了鞋子,左脚磨破了皮,点点血珠从脚踝上渗出来,略微有点红肿。
  “叶神你刚才叫我啥?”许博远疼得神志不清,断断续续地问。
  “许博远啊。”叶修面不改色地回答。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额。”叶修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听黄少天说的。”
  许博远现在也没空顾这些有的没的,他只觉得自己的脚快要从腿上掉下来了。
  “你别动。”叶修拍了拍他,“哥来背你。”
  许博远刚想拒绝,奈何脚太疼了,让他硬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谢谢。”他骑在叶修背上,小声地说。
  还真有点变扭。
  “这样累不累?”叶修抬起头问他,“要不要我换个姿势?”
  “不用了。”许博远立刻拒绝。他可不想知道换个姿势是什么姿势,公主抱之类的吗……
  正值夏季,微风打着旋儿穿过树林,凉凉的带着一丝清香,夏虫“吱吱”的低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叶修的背是唯一一个有温度的东西,他走得四平八稳,许博远只能感受到轻微的颠簸。
  原来叶修除了荣耀也是有其他擅长的事情的。许博远趴在他背上,迷迷糊糊地想。
  正当他觉得自己要睡着了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来他们已经走到山庄附近了,许博远一边想一边摸索了一下,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他把手放在叶修腰间,松也不是,握也不是。
  叶修已经很体贴地帮他摸出了手机,许博远接过去,调成免提,有点尴尬地点了接听。
  “蓝桥。”曙光炫冰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你在哪里啊?大家都快急死了。”
  “额,抱歉。”许博远环顾了一下四周,“我也不知道。”
  “你大半夜地跑出去干嘛呢?”
  “他扭到脚了。”叶修突然开口。
  对面顿时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笔言飞惊恐的声音传了过来:“刚才那个是谁?叶修吗?你和叶修在一起?”
  “恩。”许博远想了想,觉得不能辜负了人家的恩情,于是补充道,“准确地说,我在他背上。”
  手机里传来一声巨响,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过了一会儿,电话又一次打了过来:“不好意思啊蓝桥,刚才笔言飞把手机甩出去了。”
  曙光炫冰的声音有点颤抖,听得出在故作镇静:“你描述一下位置,我们马上来。”
  “不用了。”叶修说,“我已经看见山庄的灯光了。”
  “那那那……麻烦叶神把蓝桥完好无损地送回来了。”曙光炫冰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完好无损……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许博远无语地想,然后钻出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冷了?”叶修的声音从他身下传来。
  许博远自暴自弃地点了点头,反正他今天已经在叶修面前丢了N多回人了。
  然后他感到对方把他轻轻地放了下来,递给他一件外套。
  他看了看外套上面大大的“兴欣”两个字,顿时不太想穿了。
  “穿上。”叶修啧了一声,“都这时候了还挑什么?”
  许博远听话地披上外套,他确实冻得不行了,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总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小蓝,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猪八戒背媳妇?”又走了一会儿,叶修突然问。
  “叶神……”许博远无语了一阵,有这么黑自己的人吗?
  “你看你现在还穿着带红的。”叶修好整以暇地解释,“要我说兴欣的队服绝对比蓝雨的好看啊,怎么样,要不要我送你一件?”
  “不要。”许博远秒答。
  “真是的,不知道珍惜啊。”叶修感叹道。
  一直穿着不也是挺好的吗?
  许博远干脆闭了嘴不和他闲扯,叶修也不说话了,专心致志地走路。
  他们的头顶是一条浩瀚的星河。
  
  “你说叶修这个心脏干嘛和我打听避暑山庄的事?”蓝雨俱乐部,黄少天趴在床上纳闷地问,“我一时嘴快还真告诉他了。队长你说要是他做出什么事怎么办啊?”
  “佛曰,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喻文州一边在桌前做笔记,一边悠悠地回答。
  “啊?什么?队长你什么意思啊?你别不说话啊队长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笑而不语怪瘆人的好像马上要从背后端一盘秋葵出来的那种感觉。队长~你就告诉我吧。”
  “少天,别说话。”
  “喻文州你……”  
  “加训去。”
  “我靠靠靠队长啊你是蓝雨的亲队长吗你这是徇私枉法我倒是不在意这点时间但是队长你想想这事情如果传出去上了报多破坏你的形象啊,那些整天在喊‘喻队好苏’的女孩子会心碎一地的队长你忍心吗忍心吗忍心吗?”
  “忍心啊。”喻文州转过头来,笑眯眯地说,“这样少天就不会吃醋了嘛。”
  “我去我什么时候吃过醋了喻文州你别瞎说。”黄少天耳尖发烫,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你说外面怎么没看出你这么不要脸?”
  “我也就在少天这边不要而已。”蓝雨的队长凑上去舔了舔对方的嘴唇,成功地获得了副队长一张爆红的脸。
  “那叶修不是对谁都不要脸吗?他岂不是……”黄少天转了转眼珠,笑嘻嘻地说。
  “谁说的,他在某人面前就很要脸啊。”
  从门外走过的许博远感觉有两道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缩了缩肩膀,快步地走了过去。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