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喻黄】天上跳下个喻文州

  *起名正在往越来越诡异的方向发展
  *刺客喻x说书人黄
  *我才不会说天天的角色灵感来源于《中华粘土娘》orz
  *专注短篇一万年,绝望地思考我是不是只会写甜文了
  
  1.
  黄少天是京城里有名的说书人。
  江湖传说他能把短文说成rap,把长文说成快板。
  黄少天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神。
  他只是能把短文说成长文而已。
  2.
  喻文州是江湖里有名的刺客。
  其他刺客杀人于无形,他杀人于有形。
  具体效果就是匕首都抵到别人喉咙前了,非要慢悠悠地戳下去。
  被杀的人看着闪着银光还浞着毒的匕首一点一点地靠近自己,觉得都快要吓尿了。
  求您快点吧不然真的尿出来很丢人的。
  3.
  黄少天很喜欢讲喻文州的故事。他觉得这个装逼的方式很帅很合他的胃口。
  虽然别人听他详细地添油加醋地讲,只觉得倒胃口。
  4.
  有一天喻文州行完刺,正好潜行到黄少天说书的厅堂的屋顶上。
  他这次出了点小差错,被别人在手上划了一刀,还被人追杀了。
  他从屋顶上翘了几片瓦,翻身进去趴在房梁上,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觉得自己好像来错了地方。
  “说时快那时迟,喻文州持一把镀金匕首,堪堪停在那人脖子上。”黄少天说得兴起,一拍醒木,唾沫横飞。
  喻文州忍不住摸了摸自己有点生锈的匕首。
  “那人怎么反应得过来,还以为自己还坐在桌边喝茶呢……”
  并没有,他马上就吓哭了。喻文州心想。
  “喻文州就对他说:‘你平日里作恶多端,如今天道好轮回,我替天行道,让你早日超度。’”黄少天扇了扇扇子,捏腔拿调地说,“那人自然是百般求饶,但喻文州向来是非分明,嫉恶如仇,更是看不惯他……”
  他只是收了别人的钱而已。喻文州心道,拿钱办事他倒一向是非分明。
  他觉得自己快听不下去了,再听他都要对下面这个激动得面色红润的说书人下手了。
  还好这时黄少天卡在了高潮,喝了一口水,悠悠地说:“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后事现在就趴在你家的房梁上。喻文州心想。
  5.
  等到人都散光了,他飞身下梁,拿匕首抵住了黄少天的后颈。
  “别转头,给我拿些绷带和衣物来。”喻文州压着嗓子说。
  “好嘞。”黄少天开始脱衣服。
  “你干嘛?”喻文州被他吓了一跳。
  “我是出来说书的,就这一件衣服。”黄少天把衣服搁在桌上,“要不您也借我件衣服穿穿,外头够冷的。”
  看到黄少天还在跟拿捏着自己性命的人讨价还价,喻文州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
  “不借。”他冷漠地说,同时套上了衣服。
  现在该走了。他想了想,丢下一句:“以后别讲这个故事了,全是瞎扯的。”
  “你怎么知道是瞎扯的!”黄少天完全忘记了匕首的存在,激动地回过头,喻文州吓得赶紧把匕首收回去,他不滥杀无辜。
  “你怎么知道的说说嘛说说嘛哎你别走啊说话说到一半很让人难受的你知道不知道你就当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因为我就是喻文州。”喻文州忍无可忍地回答。
  6.
  黄少天沉默了良久,肯定地说:“不可能。”
  喻文州无语了:“为什么?”
  “喻文州怎么可能受伤?”
  不好意思我从小受伤到大的。
  “还像小偷一样趴在人家房梁上。”
  刺客都这么干谢谢。
  “而且穿衣这么没品。”
  “……”喻文州觉得自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匕首了。
  7.
  “你真是喻文州?”黄少天疑惑地问。
  “不是。”喻文州果断地说。宁可亏欠了自己也不能亏欠自己的名号。
  8.
  “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喻文州忍不住问。
  “没啊。”黄少天爽快地笑了笑,“但是观众爱听啊。”
  我还真没看出他们爱听。喻文州心想。
  9.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喻文州才意识到自己和黄少天扯得有点太久了。
  一定是黄少天太嘲讽了。喻文州心想。他果断地躲进书桌下面,用眼神示意黄少天。
  黄少天表示接收了他的暗示。几个彪形大汉闯进来,凶神恶煞地问:“你在这里有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吗?”
  “没啊。”黄少天冷静地回答,“只有一个穿衣特别没品的。”
 “穿衣特别没品?”彪形大汉恍然大悟,“就是他!他去哪里了?”
  自己穿衣没品难道是公认的吗?愤怒的喻文州从藏身处冲出来,三两下就干倒了对方。
  10.
  “偶像啊。”黄少天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臂,“给我签个名吧。”
  喻文州想了想,对方配合得还挺好的,长得还挺端正的,性格还挺讨喜的,话还挺多的……
  “不签。”喻文州冷漠地说,转身就走。
  11.
  喻文州还是一名刺客。
  黄少天还是一个说书的。
  有一天,喻文州特地趴到了黄少天厅堂的房梁上。
  “喻文州一个上勾拳接一个扫堂腿,对方就口吐白沫轰然倒地,眼白一翻,当即就翘了辫子。”黄少天一拍桌子,“然后他……”
  喻文州一翻身,落在黄少天身后,人群顿时一阵骚动。
  喻文州一把抱住了黄少天,又带着对方跳了上去,窜出屋顶消失得无影无踪。
  12.
  “就是在这间厅堂,没错就是你们现在呆着的这间。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刺客喻文州掳走了一个说书的,后来江湖上就再也没人见过他。”端坐在台上的人摇头晃脑地品味着。
  “这讲的是什么东西,这人是说书的还是导游啊?”人群中一个青年压着嗓子问身边的人。
  “我觉得他讲的挺好啊。”喻文州笑了笑,“比你好,多写实,你当年讲的都是什么玩意。”
  “我去喻文州有你这样的吗……”黄少天卯足了劲准备反驳时,台上的人又开口了。
  “有人说说书的已经被杀了,也有人说说书的杀了喻文州。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些全是胡说八道。”说书人顿了顿,一拍醒木,“他们一定是私奔了!”
  “恩,真够写实的。”黄少天忍着笑说。
  “是啊,多写实啊。”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手,“今晚有什么行刺任务没有?”
  “有啊,到我房里来行刺。”黄少天嬉皮笑脸地回答。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