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韩叶】退休

  *哨向设定,本来不想写这个设定的,无奈叶修大大已经退过一次了……
  *完全没有恋爱的酸臭味(躺)主要是想表现出一种老兵退伍的悲壮(x)
  *有种结尾成功地衔接上了原作的感觉
  叶修和韩文清要退休了。
  消息一出,立刻震惊了整个荣耀帝国,迅速登上了新闻头条,而人们围绕着的话题只有一个:提出退休的是谁?
  哨兵和向导是绑定的,一方退休,另一方肯定也免不了。帝国的人民看着这对几乎是工作时长最久的哨兵和向导,从一开始的惊叹,到后来的怎么老是你们,再后来就变成了你们怎么还不退休。
  如今总算盼到两个人退休了,大部分人竟然都松了一口气,毕竟再继续干下去这两人都可以不算人了。
  然后大家就开始兴致勃勃地猜测是谁需要退休了。舆论的导向偏向的是霸图分队的队长韩文清,毕竟哨兵本来就是体力劳动,工作寿命比向导短了不是一年两年,再加上韩文清状态的下滑是全国人民有目共睹的,只不过再怎么下滑还是稳坐第一哨兵的宝座,跟没下滑也没什么区别。再看看叶修,完全不是活蹦乱跳四个字所能概括的。
  正当大多数人对这条结论深以为然的时候,兴欣官方却爆出一个消息,要求退休的是叶修!
  这下各大新闻媒体平台又一次炸开了,诸如“状态下滑”“技艺退步”之类的词纷纷指向了叶修。
  “你说全国人民怎么都这么闲,盯谁不好非要盯着你俩。”陈果一边刷着新闻一边对叶修说,“你听听这条,神志不清,身患绝症,写这条的该不会是你的仇家吧?”
  “呵呵。”叶修靠着墙,“全国人民好久没有八卦可看了,让他们嚼嚼舌根也好,反正哥都退休了,留点精神财富。”
  “这也是你留的精神财富?”陈果指着一条新闻说。
  韩文清纵欲过度,导致叶修提早退休。
  叶修抽了抽嘴角,由衷地说:“现在的年轻人,脑洞真大。”
  另一边韩文清正在收拾行李。他们有商量过退休后住到谁那里去,霸图终究是风格严肃的战斗部门,怎么着也不能做两个退休人士的养老场所,倒是兴欣从建成伊始就保持着自己从民众中走出来的写作朴素读作没钱的低调画风,叶修表示自己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在霸图蹭吃蹭喝了,遭到了还在霸图光荣服役的张某林某和食堂大妈的白眼。
  他把自己的哨兵证放进行李箱里的时候,有人来敲了敲门,韩文清从频率判断出来人是张新杰。
  “韩队。”已经成为张队的张新杰仍然没有改变对韩文清的称呼,“这里有件事情想问问你要不要处理。”
  韩文清从一开始就猜到张新杰不是来跟他告别的,他知道张佳乐会哇哇大哭,林敬言会说些祝福的话,但只有张新杰什么都不会说。他们相互扶持了很多年,不必说对方的心思就能烂熟于心。
  “什么事情?”韩文清合上行李,提起来拎了拎。
  挺轻的。这就是他在霸图这些年最后留下的东西了。
  “是这样,网上现在对于您和叶修有些不太得体的言论,技术部来问问需不需要做一下人工的压制。”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什么言论?”韩文清觉得退休这件每时每刻都发生的事没什么好议论的。
  “额。”张新杰难得地顿了一顿,露出十分纠结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我去问叶修吧。”
  “韩队,再见。”张新杰像往常无数次一样向他告辞,但韩文清明白这次是不一样的。
  “新杰,保重。”他鬼使神差地接了一句。
  张新杰回过头来,对他笑了笑:“恩,一如既往。”
  韩文清拨通了叶修的电话,十年了,他的头像都没有换过,就是简简单单一片叶子,韩文清问过他叶子的品种,对方当时叼着烟一本正经地说,烟草。看着对方无言的表情,又补了一句,其实就是他进嘉世的那天,在路边随便摘的。
  电话接通后背景音人声鼎沸,韩文清就知道对方又不怕死地站在人堆里。
  “新杰说网上有些关于我们的不得体的言论。”韩文清一向喜欢开门见山,招呼都不打就先说事是他的风格,对叶修也是如此,为此被张佳乐吐槽一点也没有情调,至于要说些甜言蜜语的情话,那都不是他这辈子点的技能点。
  “老板娘刚才给我看了,老韩啊,你也要多反省反省。”对方懒洋洋的声音带着点长年抽烟的沙哑。
  “什么?”韩文清茫然地问,他没有从张新杰那里听到具体的消息。
  “那什么,纵欲过度之类的。”叶修兴致勃勃地说,“老韩咱们有多久没做过了?”
  暗着的屏幕上印出韩文清黑了一半的脸,对称着看还真有点吓人。
  “你说我要是现在爆一条我得了前列腺内膜脱落二十一三体综合症的新闻有人会信吗?”
  “……”
  “不玩你了。”对方轻轻地笑了,“老韩同志准备什么时候过来啊?”
  “行李已经打包好了,估计两天后到。”
  “行,哥来给你接机。”
  “你找得到路?”韩文清质疑。
  “瞧你这话说的,不是有导航吗?”  
  “对了老韩。”叶修突然问,“过来了之后你准备干嘛呢?你说我们这些年就是在打打杀杀的,多没有美感,倒不是我在意这些,但是说给我妈听她都不信我们在交往来着。”
  “先纵欲过度一下。”
  叶修被韩文清突然的奔放给噎住了,半晌才干笑着说:“行,我在机场躺平了等你。”
  “叶修。”
  “干嘛呢老韩同志,话这么多,没看出来你有黄少天的天赋啊?”
  “这些年,辛苦了。”韩文清对着听筒郑重地说。
  不知道是说给叶修听,还是说给他自己的。
  “听到你对我这么说我总觉得有些惭愧啊。”叶修摸了摸鼻子嘀咕,他退休不是因为他自己,是为了状态下滑的韩文清,他不能再看着对方拖垮他的身体了。
  “后悔了?再去打一场战争玩玩?”
  “谁说不能了,网吧PK走起啊。”
  “就知道玩这些虚拟的。”
  “虚拟的怎么了?”
  虚拟的也是荣耀嘛。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