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叶蓝】您的快递已签收

  *画家叶x快递员蓝
  *可能有很多与现实逻辑不符的bug
  *总觉得我笔下的所有CP最后都会沦落到这种小段子的文风里去(跪)
  1.
  叶修是H市一名小有名气的画家。
  作为为数不多的可以在家中工作的职业之一,在截稿日和职业病的双重作用下,成为了一个作息紊乱长年宅在家里的单身成功人士。
  并不能改变其单身的事实。
  2.
  俗话说,萝莉有三好,身娇体弱易推倒。宅男有三宝,泡面手机和淘宝。
  叶修同志作为宅男中的成功宅,自然也不能免其俗。
  他近日在淘宝上网购了一堆画具,结果画具没到就搬家了,只好临时改了地址。搬完家画具还是没到,截稿日快到了,只好切断了通讯工具,开启泡面+熬夜的冲刺模式,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沉浸在艺术的世界中。
  结果忘了自己还有快递了。
  3.
  许博远是方通一位普通的快递员。
  每天穿梭于H市的大街小巷,把快递和温暖送到家。
  一个快递员最讨厌的情况无非有三种:临时改地址,敲门没人开,电话打不通。
  而许博远同志显然是出门前没看黄历,一次性把三种情况全给撞上了。
  三种情况。
  连续三天。
  许博远看着快件签收人上的叶修两个字,在内心把他上至石器时代下至未来三千年的祖宗后代都骂了个遍。
  4.
  第四天他又拖着快件来到叶修家门口。
  先敲了敲门。
  没人应答。
  用200apm的手速狂按门铃几十次。
  没人应答。
  打电话。
  没人接。
  许博远愤怒了。
  不要当快递员只会送快递,快递员也会炸毛的。
  许博远抡起一脚,打算把门直接踹开,成为这家主人尸体的第一发现人。
  他的脚离门还有五厘米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然后楼道里响彻着叶修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5.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许博远瞬间慌了,他刚才那一下完全就是发泄,用上了全力的,还好对方开门姿势奇葩,就踢中了一条腿,要是正面踢上去估计断子绝孙都不是什么问题。
  叶修呲牙咧嘴地瘸着腿,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许博远都想给自己一巴掌了,他倒不是担心投诉丢了工作,或是要支付医药费什么的,只是对方痛苦的样子让他心怀内疚,后悔得要命。
  在许博远满怀歉意的目光下,叶修断断续续地开口了。
  “帮我……签收一下……快递……”
  说完向后一倒,摊在了椅子上。
  6.
  许博远无语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淡定的客户,估计就算刚才他向对方开了一枪正中心脏,他的遗言也是这句话。
  于是他抱着一种完成对方生前未竟心愿的心态把快递给签收了,又搬到了他家里。做完这一切,他转过头来,真心实意地问:“您还有什么要求吗?”
  “有。”叶修点了点头。
  许博远的一只手已经摸向了钱包。
  “帮我上一下淘宝,给个五星好评。”
  许博远深刻地觉得,对方已经没救了。
  7.
  他没有立刻按照对方说的去做,而是问他:“您需要打120吗,额,叶先生?”
  叶修摇了摇头。
  许博远急了:“您需要尽快治疗。”
  “可是,”叶修艰难地说,“我的画稿还没赶完。”
  8.
  看到对方这么坚持,许博远只好放弃了,他毕竟是一个外人。
  “这是我的名片和联系方式,如果您要向我们公司投诉,或者索赔医药费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许博远恭恭敬敬地说。
  叶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挺老实的啊。”
  许博远的脸红了。
  叶修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笑了笑:“这样吧,赔偿的事情我们现在解决。”
  “啊?”许博远愣了愣,“可是我没带够钱啊。”
  “你的骨骼挺漂亮的,让我画一张,怎么样?”叶修摸了摸鼻子。
  许博远觉得不大妥当,但想想这可能是对方的职业需要,也就点头同意了。
  反正赔偿可以之后再给。
  “对了,最好脱了衣服让我画,比较方便。”叶修补充。
  许博远很有想要把钱包直接甩他脸上走人的冲动。
  9.
  许博远觉得他们现在的画面相当诡异。
  他自己光着上半身靠在沙发上,对面是瘸着腿的叶修在飞舞画笔。
  他半小时没换过一个姿势,百无聊赖之下就盯着叶修看,看了一眼立刻就被他的那双手给吸引了。
  手指肤白细长,骨节分明,指甲盖修得很圆润,完全没有藏污纳垢的迹象,手上的皮肤很嫩,也没有磨出茧来,整只手就如同一件艺术品。
  许博远看了看自己因为搬运快递而粗糙的手,不由得有种挫败感。
  但对方说他骨骼好看,他忍不住低下头打量自己的锁骨。
  “小蓝啊。”对面的叶修悠悠地开口了,“你不觉得自己现在很像一个变态吗?”
  10.
  许博远有心扇他一耳光,但他还是忍不住问:“小蓝是在叫我吗?”
  “是啊。”叶修理所当然地回答,“你的衣服是蓝色的嘛。”
  “……叶先生,这是工作服。”许博远把最后三个字说得很重。
  难道我衣服上缝一个三你还要叫我小三吗?
  “幸好你们工作服上没缝三。”叶修继续说。
  许博远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从叶修尸体的第一发现人转为制造人。
  11.
  “好了,大功告成。”又过了一会儿,叶修宣布。他把画纸从画板上拿下来欣赏了一下,似乎十分满意。许博远也心生好奇,走过来看了一眼。
  虽然过去的半个小时他都觉得自己画出来肯定像一个大写的变态,但真正看到画稿的时候还是被叶修的技术给震惊了。
  我有这么好看吗?那一瞬间,许博远冒出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这幅画比真人还要好看啊。许博远挫败地想。
  我能不能按照这幅画去整个容。许博远开始胡思乱想。
  12.
  叶修看了一会儿,把画稿往他手里一塞。
  “喏,送你了。”
  “啊?”许博远愣住了,“您不是要交画稿吗?”
  叶修一脸嫌弃地回答:“这种画交上去也要被退下来的,干脆送你好了。”
  许博远强忍着愤怒从钱包里抽出一张毛爷爷拍在桌上。
  “这是干嘛?”叶修问。
  “稿费。”
  许博远丢下一句话,转头就走。
  13.
  等许博远关上了他家的门,叶修才偷偷摸摸地把藏在空白画纸后的一张画纸给抽了出来。
  真的挺好看的。他自我欣赏了一会儿。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它裱起来。
  14.
  今天淘宝店主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
  他们的大客户叶修先生买画具的时候多给了他们一百块钱。
  还在购买要求里附加了一条莫名其妙的条件。
  请让方通快递的许博远快递员来送。
  淘宝店主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这种奇葩的客户。
  然而对方一次性买了好多画具。
  还多给了钱。
  还是大客户。
  于是他照办了。
  15.
  许博远又一次站在了叶修家门口。
  敲了敲门。
  “来啦,进来,坐坐坐。”叶修笑嘻嘻地打开门。
  许博远恍惚间有种在走亲戚的感觉。
  16.
  “叶先生,如果您想让我来送的话,只需要给我们公司打个电话就好了。”许博远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这是给您的退款。”
  叶修正在那边拆快递,闻言抬起头,对许博远说:“我没多付钱啊。”
  许博远惊恐地看着他,以为自己弄丢了快递。
  “喏,这不是一起送到了吗?”叶修指了指他,微笑着问,“我现在能签收了吗?”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