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双花】您的快递未签收

  *富二代孙哲平x快递员张佳乐
  *科学研究发现,快递员是一种万能的被攻略对象
  *由于生活常识的不足可能有各种bug存在
  *真•开车
  *自己抄袭自己的题目也是没谁了
  1.
  张佳乐是逆风快递一名普通的快递员。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除了偶尔会被看到他背影的小朋友叫姐姐以外。
  真的很普通。
  2.
  张佳乐很敬业。
  今天也走在送快递的路上。
  为什么是走?
  因为他的车胎扎到无良店家的钉子了。
  愤怒的张佳乐决定不向黑恶势力低头。
  半个小时后他后悔了。
  他被车撞了。
  张佳乐趴在地上看了一眼撞他的车。
  有钱人啊。他在内心默默地感叹。
  3.
  有钱人孙哲平刚刚买了一辆新车。
  结果第一天上路就撞到了人。
  他急忙下了车,看了看趴在地上的人。
  “小姐,你没事吧。”他问张佳乐。
  4.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张佳乐愤怒了。
  他摇摇晃晃地试图站起来,结果腿部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孙哲平看着对方像一条上了岸的鱼一样在地上扑腾,忍不住笑出了声。
  张佳乐艰难地抬起头,给了孙哲平一眼刀。
  5.
  “我会负起责任的。”孙哲平正色道。
  “啊?”张佳乐看着他。
  然后他看到对方朝他走了过来,接着感到自己被横打着抱了起来。
  孙哲平就用这个姿势把张佳乐丢进了自己的车里。
  6.
  张佳乐躺在孙哲平的车中宽敞的后座,觉得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了。
  “你要干嘛?”他问孙哲平。
  “带你去医院啊。”孙哲平理所当然地是。
  “为什么?”张佳乐吃惊地问。
  孙哲平转过头来,奇怪地看着他:“不然还能怎么样?”
  “你不是应该直接往地上撒一堆毛爷爷然后扬长而去吗?不是应该直接塞给我一张支票让我自己填数字吗?”张佳乐痛心地说,“你怎么这么小气。”
  “同学。”孙哲平抽了抽嘴角,“你总裁文看多了吧。”
  7.
  到了医院,孙哲平拿了个轮椅过来,把张佳乐放在上面,推着他进了病房。
  一路上张佳乐感觉有无数人在对他行注目礼。
  张佳乐觉得自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明觉厉。
  8.
  他们俩在等待医生过来的期间,张佳乐问孙哲平:“你不怕我和医生一起讹你吗?”
  “孙少,您来啦。”医生大步走进来,热情地和他握手,“孙院长最近怎么样啦?哎呀,我也是好久没见到他了,不过院长一向身强体壮哈哈哈。”
  孙哲平应和了他几句,转头问张佳乐:“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张佳乐木着脸说。
  他该不会和医生一起讹我吧。张佳乐惊恐地想。
  9.
  “这位是……”医生看了看张佳乐。
  张佳乐往后缩了缩。
  “我朋友,被车撞了一下。”孙哲平耸了耸肩。
  “哦。”医生看张佳乐的眼神肃然起敬。
  10.
  医生看了看张佳乐脚部的X光图,半天没有说话。
  “医生,我怎么样啊?”张佳乐颤抖着问,“我的脚还保得住吗?”
  医生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脱臼了而已,现场接上就好。”
  11.
  医生把手放在了张佳乐的腿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张佳乐闭着眼睛一阵惨叫,然后艰难地睁开眼睛,“医生,好了吗?”
  医生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还没开始呢。”
  12.
  孙哲平在一旁哈哈大笑。
  路过这间病房的人不由地多看了他们几眼。
  这两个人该不会有仇吧?一个人坐轮椅了另一个笑得这么开心。
  13.
  治疗结束后医生嘱咐张佳乐,一定要好好休养,多吃些补品什么的。
  说得长篇大论,充分地表现他对张佳乐的关系。
  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瞟孙哲平。
  张佳乐总觉得对方在盼望他受一点更严重的伤。
  14.
  于是张佳乐被孙哲平送回了家。
  他躺在床上,沉浸在无所事事的幸福中。
  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张佳乐想了想,猛然醒悟过来。
  他送的快递还在原地。
  15.
  接下来一周,孙哲平很好地履行了医生的医嘱。
  天天到张佳乐家里来给他炖补品。
  七天后,他问正在吃燕窝粥的张佳乐:“明天你想吃点什么?”
  张佳乐诚恳地回答:“番茄蛋汤。”
  16.
  张佳乐痊愈上岗后,对同事黄少天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他和孙哲平相遇的浪漫故事。
  末了感叹:“富二代就是不一样啊。”
  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说:“张佳乐,我觉得你和富二代差得也不是很多,就少了一个富一个代。”
  张佳乐愣了三秒。
  “黄少天你几个意思?!”
  17.
  后来张佳乐又等在了他被撞的案发现场。
  没等孙哲平的车转过弯来就一歪身子,动作浮夸地倒在了地上。
  孙哲平下了车,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张佳乐。
  张佳乐抬起头,就看见一张支票被送到了他面前。
  “要多少,自己填。”孙哲平笑笑。
  “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你撞了我,要对我负责懂不懂?”张佳乐痛心地说。
  “好啊。”孙哲平摸了摸下巴。
  张佳乐莫名地觉得对方笑得有点诡异。
  孙哲平拎着他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上了车。
  然后一路开回了自己家。
  “我不去你家。”张佳乐抵死反抗。
  孙哲平挑了挑眉,故意逗他:“你是打算在车里吗?”
  张佳乐的脸刷得一下红了,做出一脸“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正气凛然的模样。
  “也行。”孙哲平点了点头,嘭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张佳乐在车里一脸茫然。
  过了一会儿,孙哲平端了几个饭盒子回来了。
  “我本来想请你吃顿饭的。没想到你还有在车里吃饭的习惯。”
  往嘴里塞米饭的张佳乐把米饭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孙哲平你脑子是有多直!”
  “你快点吃,吃完我也要吃。”孙哲平笑了笑。
  “哦。”张佳乐乖乖扒饭。
  过了一会儿,他把饭盒一搁,对孙哲平说:“吃饱了。”
  孙哲平把饭盒收了起来。
  “你不吃吗?”张佳乐茫然地问。
  孙哲平把饭盒直接往车外一丢,关上了车门。
  张佳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现在开始吃啊。”
  18.
  “张佳乐,最近一直开着车来接你的那个是谁啊?”黄少天问。
  “哦,你说大孙啊。”张佳乐咳了一声,不说话。
  “怎么你称呼这个人听上去像称呼狗一样他没把你打死吗我要是这么对魏老大说话早就被开除了。”
  “我叫他大孙是有原因的。”张佳乐郑重地对黄少天说。
  真的是大孙。
  
  
  *有人看懂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吗(≧ω≦)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