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双花】如何抽到一个SSR

  *一个没玩过阴阳师的人的胡扯(´-ω-`)
  *别人在沉迷屁股的时候我在看守望先锋开箱视频,别人沉迷阴阳师的时候我在看阴阳师画符语音抽卡……综上所述,我是一个喜欢抽东西的人【doge脸】
  
  1.
  进入了夏休期,所有战队都特别闲。
  所谓饱食思淫欲,人闲了就容易误入歧途。
  比如位于B市的某土豪战队,就开启了全队沉迷阴阳师的模式。
  反正大家都是北京爷们,窝在一起打游戏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组个队基本可以所向披靡。
  我就是土豪,我就是要氪金,你来打我呀。
  2.
  当楼冠宁看到拖着大包小包站在义斩俱乐部门口的张佳乐,他是蒙逼的。
  对方特别上道地跟他挥手,还主动凑过来楼他的肩。
  反正就是一副“我们哥俩熟,我们关系好”的模样。
  楼冠宁在心里暗暗叫苦。
  大神你想让门卫放你进来也犯不着这样吧,孙哲平前辈还在我后头看着呢。
  3.
  张佳乐是来找孙哲平玩的。
  他一开始听说义斩战队全员都窝在俱乐部里,特别震惊。
  等到看到俱乐部全貌后,对方发出了一声由衷地感叹:“酒店都不带这样的。”
  楼冠宁莫名的有点尴尬,他最近重新装修了一下各处设施和选手房间,现在被张佳乐这么一说,总觉得有点不伦不类的。
  张佳乐感叹完,继续说:“老板,给间房呗。”
  楼冠宁恍惚间觉得自己成了旅馆老板。
  孙哲平白了他一眼:“给什么给,蹭吃蹭喝还要蹭住啊,睡我那间去。”
  还是情人旅馆。楼冠宁心想。
  4.
  孙哲平把张佳乐带走后,楼冠宁在走廊上和文客北擦肩而过。
  文客北随口问了一句:“张佳乐前辈呢?”
  楼冠宁心里正琢磨着今天要抽到萤草,条件反射地说:“送到孙哲平前辈的洞房里了。”
  文客北咣当一声撞上了走廊上摆花瓶的桌子。
  “是新房,新房。”楼冠宁连忙改口。
  5.
  晚上义斩战队又聚在训练室里,围成一桌玩阴阳师。
  张佳乐特别感兴趣,就一个个翻他们的卡牌。
  全部看完之后他奇怪地问孙哲平:“大孙,你怎么一张SR和SSR都没有啊?”
  孙哲平摊了摊手。
  废话。楼冠宁心想,别人玩语音都是“网易是我爸爸”,只有孙哲平前辈是“我是你爷爷”。
  能抽到才怪了。
  6.
  张佳乐看他们打了一会儿,有点无聊了。
  孙哲平瞟了他一眼,问他:“你要不要抽个卡玩玩?”
  张佳乐猛点头。
  然后补充了一句:“我先不抽你的了吧,你的牌这么烂,怪可怜的。”
  张佳乐前辈,你这样是要被怼的你知道吗?楼冠宁心想。
  张佳乐环顾了一圈,最后看向了楼冠宁。
  楼冠宁对着张佳乐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咽了口唾沫。
  冷静,冷静,他以前肯定一直这么看孙哲平前辈的。
  楼冠宁颤抖着把手机交给了对方。
  7.
  张佳乐就在那边开始鬼画符。
  他挺随心所欲的,也没听说过什么玄学。看了一眼楼冠宁,就画了个长方形,标了个100上去。
  孙哲平问他:“你为什么要画百元大钞?”
  张佳乐诚恳地说:“我看到你们队长,想不到别的东西了。”
  8.
  张佳乐运气还不算特别差,抽了几个R出来。
  还有两张是萤草。
  孙哲平就教他提升技能。
  结果提升的还是一个大招。
  楼冠宁感动地想,以后谁敢说张佳乐幸运E,他第一个上去揍。
  9.
  张佳乐也不好意思再玩了,把手机还给了楼冠宁。
  楼冠宁差点把“爸爸”两个字脱口而出。
  然后张佳乐就吵着要帮孙哲平抽卡。
  一抽,一个SR,再一抽,又一个SR。
  等到张佳乐连续抽到第五个SR的时候,其他人坐不住了。
  “爸爸!”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张佳乐惊恐地看着他们。
  10.
  然后张佳乐就被邀请给全员抽卡了。
  每个人抽十张,抽完都有一两张SR。
  楼冠宁握住张佳乐的双手,真诚地说:“大神,这个暑假就住这儿吧,别回去了。”
  张佳乐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11.
  后来张佳乐困了,就先去睡了。
  他走出去之后孙哲平问楼冠宁:“队长,你今天怎么舍得让别人帮你抽卡了?”
  楼冠宁尴尬地挠了挠头:“我看到他的眼神我就拒绝不了。孙前辈你平时是怎么办的啊?”
  孙哲平笑了笑:“直接把他头摁桌上。”
  楼冠宁的背后生出一股凉意。
  12.
  “说起来张佳乐前辈手气很好啊。”邹云海感叹。
  楼冠宁想了想,惊恐地说:“完了,张佳乐前辈在我们这里把手气用完了,到时候再拿一个亚军怎么办?”
  “老楼啊……”顾夕夜默默地说,“我觉得咱们应该先考虑自己怎么得冠军吧。”
  楼冠宁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这些天张佳乐一直呆在他们这里,搞得他有种对方是义斩战队的人的错觉了。
  大概有半个是吧。楼冠宁纠正。
  13.
  孙哲平想了想,说:“我觉得张佳乐手气那么好,可能是因为S翻过来和2有点像吧。”
  其他人露出一副“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表情。
  “那孙哲平前辈为什么抽到这么多SR啊?”文客北羡慕地说。
  孙哲平沉吟了一会儿:“可能,他在我这里的时候特别2?”
  14.
  孙哲平回到房间的时候,张佳乐在昏暗的房间里躺在床上睁着眼睛。
  “张佳乐你玩什么呢?”孙哲平哭笑不得地问。
  张佳乐猛地抖了抖。
  “大孙,别说话。”他轻声说,“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灯开着,结果一躺床上灯就关了,可能是闹鬼了。”
  孙哲平淡定地回答:“这灯是感应的,当你在床上的面积和你的重量让感应系统觉得你是一个躺着的姿势的时候它就会灭掉。这是老楼为了放止队员看手机姿势不恰当和熬夜设计的。”
  张佳乐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说:“土豪我们不做朋友。”
  15.
  孙哲平开了电脑打荣耀,张佳乐就在床上摆弄他的手机。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响起一声“老公我爱你么么哒”的声音。
  正在单刷副本的孙哲平手一抽,狂剑士一阵抽搐。
  他转过头对张佳乐怒目而视。
  张佳乐尴尬地咳了一声,解释道:“那个世界频道出来一条让我听抽到SSR的人的语音的消息,我就随手点了。”
  然后他颇感兴趣地问:“大孙你平时一般语音用什么抽啊?”
  孙哲平回想了一下,果断地对他说:“我都是画符的。”
  16.
  张佳乐发现了新大陆,就开始在那边玩语音。
  他清了清嗓子,一口气说:“老韩今天收到了五个钱包被强迫症的张新杰凑偶数收掉了一个被林敬言这个流氓拿走了一个被我炸掉了一个被看门大叔的狗叼走了一个请问还剩几个。”
  蹦出来一个R。
  他第二次玩的时候,说:“还剩一个。”
  蹦出来一个SR。
  “大孙你看,这个系统它在奖励我做对了题呢。”张佳乐自豪地说。
  孙哲平心想,幸好没有抽到SSR,不然全服通告他就得换号了。
  丢死人了。
  17.
  他刷完副本一看,张佳乐快把他抽卡的东西全用完了。
  张佳乐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一不小心玩嗨了哈哈哈。”
  孙哲平看了看手机,又给了张佳乐。
  “反正还能抽一次,抽不出SSR自己想想该怎么办。”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张佳乐抖了三抖。
  18.
  “大孙,说什么话容易抽到啊?”
  孙哲平脑中立刻冒出一句“网易是我爸爸”。
  他抽了抽嘴角,毫不犹豫地对张佳乐说:“我不知道。”
  张佳乐想了想刚才那个语音。
  说不定那种挺有用的呢。
  于是他一本正经地说:“孙哲平我喜欢你。”
  孙哲平愣了愣,不知为何有点心跳加速。
  然后他们就看见一个SSR蹦了出来。
  同时全服通告,播放语音。
  他明天还是去换个号吧。孙哲平想。
  19.
  “我靠真的有用啊!” 张佳乐目瞪口呆,然后感受到一股炽热的目光看着他。
  “大大大孙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他猛地往后一缩。
  “呵呵。”孙哲平冷笑了一声。
  20.
  正好来找孙哲平的楼冠宁听见屋里一阵叮叮当当嘎吱嘎吱的声音。
  然后灯灭了。
  他细思了一下,转身就走。
  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评论(33)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