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忘羡】化蝶

  *点文的是一个不好好看说明还不更文还不好好看说明的人 @小梦大半 
  *原梗:话剧梗,梁山伯与祝英台。不要相信这个凄美的标题 
  *微追凌注意 
  *看完小说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所以可能有很多bug,还有OOC的可能╮( ̄▽ ̄)╭ 
   
   
  自金光瑶事件过去后,修真界各派常年累月过着舒坦日子,其中最舒坦的当属姑苏蓝氏的双璧之一蓝忘机和地府十三年游后重回人间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夷陵老祖很有自己已经嫁入蓝家的自觉,蹭吃蹭喝一点也不带客气的,气得蓝启仁每天吹胡子瞪眼,哀叹自己养了多年的白菜就这么被猪给拱了。 
  哦不,是自己养了多年的白菜自己去找了一只猪拱他。 
  蓝家的小辈都很欢迎他,毕竟坏了蓝家的规矩,若是和魏无羡在一起,蓝忘机必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什么事都是晚上解决。 
  这天魏无羡又在蓝忘机养的一堆兔子边和蓝家的小辈们插科打诨,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 
  魏无羡对梁山伯在未知祝英台性别的情况下就爱上了她大加赞赏,又道:“若是含光君也有这人的一半糊涂就好了,我们分分钟就在一起了。” 
  蓝家小辈已经对魏无羡日常秀恩爱的行为见怪不怪,内心不约而同地想,若是魏前辈还未成年就轻薄了含光君,大概只有分分钟进局子的结果。 
  蓝思追在一旁道:“魏前辈你何不让含光君现在做一回梁山伯呢?” 
  蓝家其他小辈敬佩地想,不愧是能撬兰陵金氏的墙角的人,才敢借着魏前辈间接坑害含光君。 
  魏无羡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简直不能再好,当即点头同意,带着一帮小辈七拐八拐拐进了蓝忘机的静室,虽说这静室原是不得随便入内的,但有魏无羡在前头带路,蓝家小辈们都大着胆子走了进去。捧着本书在看的蓝忘机看见这么一大帮人一拥而入,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蓝湛蓝湛,我们来演话剧吧。”魏无羡笑容满面地对他说。 
  蓝忘机冷着脸丢下一句:“胡闹。” 
  蓝家小辈们面面相觑,没想到有魏无羡出面,还会在蓝忘机面前吃个闭门羹。 
  “蓝湛,你看我带着你们家一大帮人进来,你这么拒绝我,我很没有面子啊。”魏无羡对他眨眼。 
  “不懂规矩。”蓝湛看都没看他一眼。 
  “魏前辈,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先带大家退出去。”蓝思追对魏无羡说。 
  魏无羡想了想,真的退了出去。刚走出静室他就感叹:“我叫你们不要一起来吧,含光君肯定是吃醋了。” 
  在室内听得一清二楚的蓝忘机:“……” 
  “含光君,魏前辈是想让你和他演梁山伯与祝英台呢。”蓝思追说。 
  蓝忘机道:“修真为本,岂可鼓捣这些玩意。”
  蓝思追点头赞同:“也是,而且魏前辈还得男扮女装,着实有些伤风败俗了。”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道:“也不是不能办……” 
   
  打通了蓝忘机的路,他们第二个去找的是江澄。魏无羡躲在云深不知处不肯去,最后蓝思追去找了金凌来,说服了金凌去找他舅舅。 
  江澄听到魏无羡要身着女装,立刻大笑了几声,一拍案:“我演!” 
  金凌松了口气,他原本已经抱着被舅舅打一顿的决心了,万万没想到如此容易。 
  “对了,我演的是什么角色?” 
  “魏……祝英台的未婚夫马文才。” 
  江澄:“……” 
  金凌看江澄脸色不对,立马跑路了。 跑出去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立刻眉开眼笑。 
  谁叫蓝思追答应和他一起演祝英台的父母呢。 
   
  虽然蓝忘机答应了演话剧的请求,却也提出只能在蓝家内部演一演,不能摆到台面上去。蓝家小辈们自是点头答应,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这条规矩被视若无物。蓝启仁当面宣扬要把魏无羡乱棍打出姑苏蓝氏的家门。 
  魏无羡贴心地提醒他:“前辈,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 
  气得蓝启仁连着几天闭门不出。 
   
  他们现在正在演的是梁山伯带着祝英台留下的蝴蝶玉扇坠到祝英台家,求婚遭拒绝的剧情。 
  蓝思追一本正经地敲着身边的八仙桌,问站在他面前的蓝忘机:“你说和我女儿私定了终身,可有什么信物?” 
  蓝忘机道:“随便。” 
  蓝思追一拍桌子,大怒:“这么随便还敢来娶我女儿。” 
  在一旁站着的魏无羡头一个忍不住了,笑得在地上打滚。    
  一帮人在台上折腾了很久,终于演到了梁祝化蝶的那一场。 江澄死活不肯上轿,跟在抬轿子的群众演员身边走,台下的人看着他一脸的黑气,总觉得场景从结婚变成了送葬。 
  蓝思追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江宗主演技不如含光君啊。” 
  众所周知江澄这辈子最恨比不过别人,当即笑魇如花。表情扭曲到让抬轿子的人差点把轿子丢出去。    
  轿子抬到了目的地,魏无羡下轿,站在蓝忘机裂开的坟墓前,深情地做了一个“you jump i jump”的姿势,跳了下去。 
  众人眼巴巴地盯着坟墓,等待梁祝化蝶。 
  过了一会儿,坟墓里钻出两双毛茸茸的耳朵。 
  然后两只兔子蹦了出来。 
  金凌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说:“这两只兔子都是雌的吧?” 
  负责选兔子的蓝景仪抖了三抖。 
  完了,又要倒立抄书了。 
  蓝思追教育他:“这是影射雌兔脚扑朔,雄兔眼迷离,双兔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金凌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魏无羡从坟墓里站起来,道:“是双兔并地走。” 
  蓝忘机顺势拉着他从坟墓里走出来,道:“是双兔傍地走,今天都去抄书。” 
   
  魏无羡从小抄书抄得十分老练,蓝思追和蓝景仪还在双双奋笔疾书的时候他就已经抄完了,用嘴咬着毛笔杆儿打量藏书阁。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实在无聊,把脸凑到蓝思追身边问: “哎,你们要不要听听含光君小时候的故事?” 
  蓝思追吓得差点把毛笔戳在魏无羡脸上。 
  蓝景仪肃然道:“不可妄议长辈。”然后说:“说来听听。” 
  魏无羡把砚台当做醒木,在桌上一敲,道:“蓝忘机他打小……” 
  突然不说话了。 
  众人一转身,看见事主就站在他们身后,手上还拎了一对兔子。 
  “哈哈哈含光君你来得好巧。”魏无羡讪笑着对他点头,“我恰好抄完了,今天也不早了,我先去睡了。” 
  蓝忘机把兔子往地上一扔,拉着魏无羡的领子就走。 
  蓝家小辈不负“雅正”之名,转身继续奋笔疾书,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我说蓝湛你今天看着不怎么开心啊。”魏无羡戳着蓝忘机的身子问,“是不是看见我要嫁给江澄不开心了啊?没事的我宁愿嫁给狗也不嫁给他。” 
  蓝忘机本来想说江宗主某种意义上和狗也没有区别,但还是把这句话咽下去了。 
  “看到化蝶,想到了庄周梦蝶。”蓝忘机低声说,“魏婴,我现在还觉得,你好像随时会消失一样。” 
  “含光君你这么没有安全感,从小缺爱吧?”魏无羡脱口而出。 
  他见蓝湛还是脸色不太好,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你看庄周梦蝶也没什么不好。” 
  蓝忘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笑眯眯地说:“我梦见你还是你梦见我,我们不都在一起吗?”

评论(3)

热度(57)

  1. 璇璇柚木柚 转载了此文字
  2. 璇璇柚木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