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兼堀】小さの兼さん

  *别名:小小的兼先生(考虑到这个名字太软萌了特地改成了日文我真是机智(๑•̀ㅂ•́)و✧ ps:感谢亚久妹子的指正)
  *背景设定乘袭动画
  *看完了动画,游戏刚刚玩了几天,所以给一个可能的OOC和bug预警
       *明明没有爷爷却一本正经地让爷爷占了这么多戏份QAQ
  
  1.
  堀川国广有一个烦恼。
  为什么自己会是一把胁差呢?
  倒不是说胁差有什么不好,但鉴于兼先生是一把打刀,两者的身高差总让他有些不安。
  比如说前些天兼先生拜托他到书架上去拿一本书,他走到书架前,才发现这本书放在书架的顶上,周围也没有可以垫脚的东西,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对国广迟迟不归感到奇怪的和泉守兼定前来查看,才发现自己犯下了这种错误。
  “抱歉抱歉,以后还是我自己来吧。”
  尽管那时候兼先生笑着拍了拍他的头,国广内心对这件事还是十分在意。
  要是自己能长高一点就好了……
  国广想起了本丸里的那棵树,说起来,之前大家也曾对它许过愿呢,然后一期一振就来了吧。
  它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吗?
  国广的心突然开始砰砰直跳。
  2.
  和泉守兼定觉得堀川国广最近有些奇怪。
  以前总是叫着“兼先生”“兼先生”,一刻不停地在自己身边打转,现在空闲时却有大半的时间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虽然耳边清净了很多,但总觉得有点寂寞啊。
  和泉守兼定在堀川国广的房门前徘徊了许久,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国广毕竟在外表上还是小孩子,要是误入歧途就不好了,作为他身边的人,去关心一下也没有什么的。
  和泉守兼定打定了主意,伸出手准备拉开门。
  “啊,兼先生,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
  “是安定啊。”和泉守兼定迅速缩回了手,“没什么,随便逛一逛罢了。”
  “是这样啊。”大和守安定的目光移向门口,“这里好像是国广的房间吧?您找他有事吗?”
  “没有!我只是正好路过而已。”和泉守兼定立刻说。
  “好的,那祝您散步愉快。”大和守安定露出一丝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和泉守兼定总觉得这丝微笑让他有些脊背发凉。
  等到大和守安定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和泉守兼定才再次拉开了门。
  “哟,国广。”
  “兼先生。”正在打扫房间的国广眼睛一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来看看你而已。”和泉守兼定轻咳了一声,“既然你在忙,我就先走了。”
  “好的,再见,兼先生。”国广看着和泉守兼定退出房间,拉好了门,松了一口气,把藏在抽屉里的一沓纸条拿了出来,上面满满当当地写了同一行字:请让我和兼先生变得一样高吧。
  “这应该就是最后一张了吧。”堀川国广嘟囔着,从最底下抽出一张空白的纸条,“上次大和守先生的纸条还有剩余真是太好了。”
  他小心翼翼地写下那行字。
  这么多纸条,总能够灵验的吧?
  3.
  压切长谷部是一位非常认真负责的刀剑。
  他希望本丸里的所有刀剑都能按部就班地作息,每一天都太太平平。
  所以今天早上,当他发现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在集合的队伍中时,他有些不太高兴。
  “明明是主人定好的时间……”他一边嘀嘀咕咕着一边朝和泉守兼定的房间走去,反正堀川国广那家伙肯定也在那里。
  “喂,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你们呐,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身为刀剑居然还会有睡懒觉这种行为,主人平时的教育你们都有好好记住吗!”压切长谷部“唰”得一下拉开了房门,“今天我压切长谷部……”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长谷部先生。”堀川国广手里的被子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把他身旁的人砸趴在地。
  “唔唔唔唔……”
  “啊,抱歉,兼先生!”堀川国广迅速把被子提起来,下方露出一张被憋得满脸通红的小脸。
  “和泉守……兼定?”压切长谷部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是您看到的这样,长谷部先生。”堀川国广小心翼翼地说,“兼先生他……变成这个样子了。”
  压切长谷部觉得,今天注定不可能是太平的一天了。
  4.
  “所以,是因为你向那棵树许了愿,和泉守兼定才会变成这样的吗?”压切长谷部发问。
  “是的。”堀川国广有些不安地低着头,“虽然我的本意不是这样的,但好像被误解了。而且貌似还有点过头了……”
  “是这样啊……嘛,你也不是故意的啦,总之……还是先等药研的报告吧。”压切长谷部安慰了他一句。
  “那个,请问……”堀川国广吞了口口水,“请问兼先生,还能变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压切长谷部下意识地说了一句,看见对面堀川国广的眼圈瞬间红了,赶紧补充道,“但是那家伙原本就是刀剑化身的,本体不变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堀川国广默默地点了点头。就算是这样……他,又给兼先生添麻烦了啊。
  5.
  和泉守兼定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本丸,本人受到了诸多刀剑的强势围观,对于这一点和泉守兼定感到很不爽,毕竟他本人可是“又帅气又强力”的刀,现在却被人看到这种比短刀还矮上一截的模样。萤丸看着他的时候,简直就像看到了同伴一样。至于药研把他抱在怀里检查这件事,他已经不太想回想起来了。
  药研给出的回答是,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出阵时可以随同其他六人一起出阵,而不会被计算进去。不过就算能加入出阵的队伍,也不能被当做战力吧……
  除了压切长谷部焦虑不安地说着“要怎么去和主人交代呢”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把他当成了一个新鲜有趣的玩具,连三日月宗近都跑上来让他叫自己爷爷。
  这群人真是,而且……和泉守兼定扫了一圈,国广那个家伙,去哪里了呢?
  6.
  堀川国广最近一直都没有睡好。
  已经过了一周了,兼先生依然维持着幼童的模样。
  该不会,真的变不回来了吧?
  这个假设太可怕又太可信,让堀川国广感到心神不宁。
  都是他的错,虽然长谷部替他保了密,但是他并不想欺骗兼先生,可是,全是他害的,这种话叫他怎么对兼先生说出口呢?他一定会生气的吧。
  太过愧疚,他现在根本无法面对和泉守兼定。
  对了,纸条!
  那天他写完了愿望之后,把所有的纸条都挂在了树上。
  如果把它们取下来的话,兼先生会不会变回来呢?
  哪怕有一点点希望也好……
  7.
  497,498,499……
  他当时,确实应该是写了500张纸条才对,找了整整一下午,好不容易凑到这么多,而且,最后一张,被他挂在了最高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附近了啊,怎么会不见了呢?
  天要黑了啊……
  他焦虑地扫了一圈,疑惑地“咦”了一声。
  这是……
  远处的一张纸条,看着不太清晰,但隐隐约约好像写着他的名字。
  有人写了和他有关的愿望吗?
  堀川国广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伸出手想取下那张纸条。
  一阵风吹过,纸条打了个转儿,反面是他的字体。
  请让我和兼先生变得一样高吧。
  有人在反面写了字……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是在他挂上去之后?
  堀川国广把纸条翻了过来,不由地呆住了。
  希望国广不要再那么在意自己的身高了,因为……
  8.
  “兼先生!”
  正在和三日月宗近排排坐喝茶茶吃果果的和泉守兼定被这一声吓得身形一晃掉了下去,三日月宗近及时出手拉住了他。
  于是映入匆匆跑来的堀川国广眼中的,就是倒吊着的和泉守兼定抬起头朝他打招呼的画面。
  “兼先生……”堀川国广憋了几秒,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是的,快把我拉上来。”和泉守兼定郁闷地对三日月宗近说。对方把他放到原先坐的地方,端起了茶盘。
  “三日月先生,要走了吗?”堀川国广愣了一下。
  “哈哈哈,因为你们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年轻人的事情,老爷爷就不过度参合了。”
  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地回答。
  “那么晚安,三日月先生。”堀川国广红着脸向他低低地鞠了一躬。
  “晚安。早点睡哦。”三日月宗近挥了挥手,走远了。
  “兼先生……”堀川国广犹犹豫豫地转了过去。到底还是不太好开口啊……
  “对不起……”
  “太好了。”
  “哎?”堀川国广茫然地看向和泉守兼定。
  “因为,国广好像一直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不过刚才你笑了吧?”和泉守兼定悠闲地晃着脚,拍了拍他身边的空档,“不坐吗?”
  “啊,谢谢。”堀川国广条件反射地回答并且按照对方的提议坐了下来。
  “不过,你刚才有说什么吗?”堀川国广听见对方问,“因为我们同时开口了,我没有听清楚啊。哇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一头栽在地上的堀川国广尴尬地笑了笑。
  好不容易说出口的啊……
  9.
  “那个,真的很抱歉,非常非常抱歉,兼先生!”堀川国广郑重地向对方低下了头。
  “怎么了吗?”和泉守兼定歪了一下头,“比起这个,你身上还有泥……”
  “那个一会儿再说啦,我有必须马上告诉兼先生的话!”国广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我,兼先生应该知道的,我之前向树许愿了,导致兼先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总之,全都是因为我的任性的缘故……我一定会好好补偿兼先生的,如果兼先生想要出阵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带你一起去,还有……”
  “所以啊,”和泉守兼定打断了他,“你就是为了说这些话,才好几天都不来见我的吗?”
  “哎?”
  “啊,你确实应该好好补偿我啊。”
  和泉守兼定站起来,踮起脚拍了拍他的头,“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有多辛苦吗?连头发都要自己梳!本丸里的这些家伙一个个都笨手笨脚的,麻烦死了。还有山姥切国广,这家伙居然往我身上披床单,就是因为这种奇怪的品味这家伙才不流行啊……”
  “兼先生,没有生气吗……”堀川国广抬起头,有些茫然又高兴地看着他。
  “你这家伙眼力也太差了吧!以后还怎么做阵型侦查啊?”和泉守兼定撇了撇嘴,“不要胡思乱想,像平时一样直率地来问我不就好了吗?我有说过我生气了吗?”
  堀川国广低着头不吭声。
  “国广,你感动到说不出话来了吗……”
  话音刚落,和泉守兼定感到一股大力把自己扑到在地,然后腰身被对方环住,高高地举了起来。
  “喂!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啊!”和泉守兼定立刻红了脸,两脚乱蹬。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因为,自从兼先生变成这样之后,我就一直想这么做了嘛。”堀川国广笑得两肩颤抖。
  “你……”
  “不过啊……”堀川国广慢慢地把和泉守兼定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果然,最喜欢兼先生了。”
  希望国广不要再那么在意自己的身高了,因为……
  他不开心的话我也没法开心起来啊。
  10.
        第二天。
  “啊啊,变回来了吗?”
  “喂国广,你这个遗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啦?快来帮我系这个,我不会弄啊。”
  “哈哈,人也好,刀也罢,大一点是好事。对吧?”
  
  后记:
  一边写一边念叨兼さん是攻兼さん是攻才勉强没有在最后让他被国广小天使撩一脸hhh
  随便的结尾orz
  
  我和国广的日常【与正文无关,仅仅是一个迷妹的血泪史】:
  1.入手时
  我:我得到国广了!
  国广:打扰了。请问兼先生……和泉守兼定有来过吗?
  2.近侍时
  我:国广小天使!这把胁差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国广:不好意思,请问兼先生还没来吗?
  3.出阵时
  我:让国广小天使做队长(´▽`)ノ♪
  国广:把兼先生放在一旁,让我当队长,这样好吗?
  4.真剑必杀
  我:啊啊啊国广qwq
  国广:兼先生已经那样子了,希望你们最好别惹我生气……!
  5.MVP
  我:国广小天使好棒,给我秒了那把太刀!
  国广:兼先生,我做到了!
  6.特化
  我:总算把童养媳养大了【欣慰脸】
  国广:这样子,和兼先生站一起也不会逊色吧?
  你真的是女性向游戏的角色吗!你是隔壁N+C混进来的吧!好了啦我知道了,我让你们在一起还不行吗【摔】

        今天终于遇到了一个三小时的了,然而……把兼さん给召唤出来了【掀桌】一定是国广小天使平时奶得太多的缘故,还我萤总QAQ

评论(16)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