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木柚

一只被高三大魔王封印的柚子
轰出真好吃!
安雷安真好吃!
雷卡真好吃!
嘉瑞好吃极了!
まふ最好了!
大家都是天使!

【兼堀】论家里有一只堀厨是怎样的体验

  *审神者第一人称
  *逗比风,一点也没有恋爱的酸臭味【严肃脸】
  *微量安清安注意
  
  1.
  我是一位新上任的审神者。
  上任三天就无比幸(非)运(洲)地用锻出了和泉守兼定。
  看着对方帅气的身影我只想说……
  mmp把萤总还给我。
  哦对了,对于上面这句话,烛台切光忠,山伏国广,大俱利迦罗,同田贯正国等人表示不服。
  2.
  据说每一位国广都是一只兼厨,但并非每一位兼定都是一只堀厨。
  先有了国广的好友花了整整三小时跟我哭诉自家国广拿刀架着自己让她把兼定给锻出来结果锻出来之后人家对他爱理不理国广出于伤心也对她爱理不理每天两把刀用同样的忧伤视角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一个像即将被强暴的贞洁烈妇一个像死了老公多年空虚寂寞的寡妇。
  听罢我哈哈大笑三声,哦不,是流下了同情的泪水,一边真(漫)情(不)实(经)意(心)地安慰她一边喜滋滋地去查看自己三小时前锻刀的成果。
  看见刀匠恭敬中带着惶恐,惶恐中带着同情的眼神,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哦,又是一把兼定。
  这时好友的电话又响了。
  哦,她锻出萤丸了。
  我觉得如果我没有控制住自己,明天审神者日报的头版头条一定是“新任审神者一夜之内砍死本丸刀匠和另一名审神者,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云云。
  后来我才知道,不怕自家全是非洲刀还要做偶像,怕就怕偶像有一天突然倾心于小粉丝。
  爱慕之情如同山伏国广的咔咔咔,那是挡也挡不住的。
  3.
  那天天色阴沉,我甩了一张富士进了炼刀炉仍然只收获了130,就知道今天不是一个良辰吉日。
  从演练场回来的和泉守兼定一把抱住了我。
  我吓得汗毛倒立。
  不好意思我还未成年我只想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审神者对被刀睡没有兴趣!
  再一看,小伙子朴实刚健的脸上留着两行热泪,在我耳边嚎道:“主殿,给我们本丸带一只堀川回来吧!”
  不好意思我还未成年我只想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审神者对看两把刀在我面前亲亲我我酱酱酿酿还都是男孩纸没有兴趣!
  我满头黑线,这孩子跑一趟演练场的功夫,受什么打击了?
  领队的加州清光体贴地上前告诉我说,他在演练场砍倒了一把兼定,瞬秒的那种。
  因为表现超绝就来跟我提要求了?
  不,是因为这之后他被对方队伍里的堀川国广追着打绕了演练场三圈。
  哦,这就像单身多年并且周围全是单身人士的处男突然看到了在自己面前上演的活色生香的床戏,从前不知道是什么,现在一见才知道有多好,没关系,婶婶理解你。
  我拍了拍他的背,殷切地道:“婶婶爱你。”
  他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哽咽道:“那有什么用啊?”
  这这这,这是什么世道!现在的刀走得都是不爱美人爱美男的清新路线了吗!哦,我也不是美人来着。但是清光还在旁边呢人家可是追着我问“你会爱我吗?”的那种你这样和往对方脸上甩三个耳光告诉他你高攀不起的我爱理不理有什么区别!
  但是没办法,谁叫人来得早呢,来得早等级高,一罢工日课远征演练什么的谁来做?
  于是我打电话给我那位被我单方面绝交的好友,告诉她明天我会派个人来解救一下烈妇和寡妇。
  她听罢激动地表示你才是我的真爱事成之后我让三日月宗近做一桌菜给你吃。
  我喜滋滋地放下电话。
  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不好意思我们还是绝交吧。
  4.
  第二天傍晚,和泉守兼定回来了。
  我开始思考让别人看见外貌堪比成年人的打刀抱着审神者的大腿哭嚎会引发怎样的轰动。
  一同前往的大和守安定给我描述了事情的经过。
  哦,人家一门心思就看上自己那个了,对他爱理不理的。于是小伙子的玻璃心又碎了。
  国广啊国广你这是何苦不知道什么叫做家花不如野花香花开堪折只须折吗,现在这种一连串的单相思+爱理不理是会让两家审神者都折寿三年的!
  行,行,我去捞国广还不行吗?
  我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和泉守兼定抬起头来,慢慢地露出一个微笑,纠正道:“不是捞,是锻,主殿。”
  我又被他看出了一身冷汗。
  5.
  第二天我去日常锻刀的时候,和泉守兼定果然在。
  就端端正正地坐在刀匠旁边,虽然剑没出鞘,但生生把人家看得差点用锤子砸自己的手指。
  我拿给刀匠的配方,他抢先拿过来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地说:“主殿,这似乎不是胁差的公式?”
  看不出来你还蛮懂的嘛……慢着这句话是在威胁我吗夭寿了刀剑居然敢威胁审神者了分分钟就把你刀解了信不信。  
  我哆哆嗦嗦地呈上另一张配方,差点在数字后面多加一个零。
  并不是我怂,这是权宜之计。
  四十分钟后,我抱着白发的刀剑哀嚎。
  小骨婶婶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旁边的眼刀嗖嗖而来。
  哦忘了,边上还有一位单身苦主。       
      不管他让我再嚎一会儿。
  6.
  骨喰藤四郎来了之后,我和和泉守兼定的关系依然和谐如初。
  “不,这次绝对不改了!上次只是明石国行,这次是五花太刀啊!刀匠,刀匠快!保护好配方!不用管我我来拖住他!”
  “主殿又在和兼先生抢配方了。”加州清光看了一会儿,转身对大和守安定说。
  “又不是第一天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和守安定悠闲地哼着歌抱着一堆资源往仓库走。
  “兼先生也真是可怜呐,没想到他对国广这么执念,这都已经快一年了吧。”加州清光感叹道。
  那是当然了,因为我在兼先生面前秀了一整年的恩爱啊。大和守安定心想。
        “是啊,到底是为什么呢?”他笑眯眯地回答。
  7.
  本丸今天也没有迎来堀川国广。
  
  
  后记:
  上任三天锻出和泉守兼定的人→我
  去演练场看到兼堀兼相爱相杀的人→我 【砍死对面兼定的国广是我家的233】
  甩了张富士进炼刀炉得到130的人→我
  既没有明石国行也没有数珠丸恒次的人→我
  所以限锻什么的就不要去管他了还不如领了资源留着以后用,你说是不是啊萤丸?(笑) 

评论(16)

热度(115)